太子妃唯有苦笑,她觉得太子之招太险了,一个不好,只怕会反噬自身。【文学网<a href="“我们还是赶紧走的好,榛儿都大半天没见到母亲了,一会睡醒了定过来找母亲的,到时母亲又要我们和他一起玩耍,他话也说不利索,路也走不稳,还得时时顺着他,我们这半日就别想玩痛快了,好容易父亲不在家,我们自然要好好在府里玩上一天。”栩哥儿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也顾不上生气了,忙拉着哥哥快步走了。

    其实栩哥儿倒也想有个弟弟鞍前马后地跟在自己*后面,就象现在他得听大哥的一样,想一想都觉得畅快。

    但是因为榛儿年纪还太小,每每他拿出作兄长的架势来,弟弟要么听不懂不理会他,要么就拿那对湿漉漉地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倒象他欺负小奶娃似的,所以他决定还是等弟弟长大些了再摆兄长的谱,现在则是尽量离他远着些沈秋君打发走了两个儿子,听说小儿子还在睡觉,便命人好生看着,等他醒了哄着点,不必过来。

    &quot;

    一时又把丫头们都打发出去了,沈秋君才一下子委顿地坐在椅子上。就凭前世空渺最后被封国师便知,这次的事件定是贤王的离间计,只要太子与六皇子有隙,不再相信六皇子,贤王便会有机可趁,到头来说不得太子这一派不用贤王出手便土崩瓦解了。

    沈秋君很想骂太子蠢笨如猪,这么简单的离间计也看不出来,不过想到自己也是因为前世的先知,才会想到这些,便也理解了太子所作所为。对于太子来说,每一个皇子都有可能是他的敌人,而往往隐藏最深的那个,也是最能要他的命的,所以他对谁都不会完全的相信。

    此时沈秋君又暗自庆幸,幸好太子有些蠢笨,才会异想天开地想以皇后之位相诱,进而让自己得以知道此事,不然换作是别人,只怕是暗地将安乐王府利用个彻底,等到大事成就时,便是安乐王府任人宰割日。

    沈秋君不由长叹一口气,可是现在就算是知道其中机密,却也是件极为棘手的事情。

    ,因着空渺的出身,太子对于自己的那个“母仪天下”的命格是深信不疑了,自己是万万不会如他安排的那样去做的,但是如果不照着太子的话去做,将来太子做了皇帝之时,自己的命格会时时鲠在他的心中,安乐王府必遭天降横祸。

    &quot;这样看来,事情倒是走了一个死局,似乎只有这个去了自己头上的顶着的那个皇后命格,才能让自己一家有了生机。可是自来帝王都是多疑的,就算是贤王与空渺亲自在太子面前说那不过是他的一个阴谋,恐怕太子也不会全然相信,将来必是个时时有可能爆发的隐患况且贤王与空渺也不会那样做的,自己可没有能指挥他们的法力。

    ;沈秋君不由泄气地想,或许只有自己在适当的时机死去,太子才会相信吧,那样才能保全六皇子和儿子们。

    沈秋君却又立马否决了这个可怕的想法。

    一来也是她贪生怕死,她真的舍不得眼前的幸福。二来,则是太子在语气中明显有怀疑六皇子的意思,只要心中存了这根刺,狡免死走狗烹,六皇子只怕穷其半生精力,只白白为他人做嫁衣,这种情况下,自己的儿子们的命运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呢。&quot;再则就是,她真的不放心六皇子,她知道以六皇子的聪明或许也可以化险为夷,但六皇子是个轻易不肯相信人的,就连儿子他都有所保留,自己如果真死去了,他的下半辈子该怎么过?他岂不是又要象从前那样活得不开心。

    沈秋君心中明白,最初自己嫁给六皇子,是出于感动和带了些私心的,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的一颗心便全系在六皇子的身上,如今想到二人在不久的将来要天人永隔,不由得心疼难耐,泪如雨下。

    又一时想到,将来自己死去了,或许他又寻到一个可以让他全心托付的人,沈秋君想告诉自己,这样自己也可以走的安心了,可心却痛得利害,她怎么能够、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人出现呢。沈秋君为着自己的假设流了一会眼泪,心里方才好了些,却不由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自己这是做什么呢,怎么好端端就想到这些儿女情长上来了。

    沈秋君平稳了一下情绪,脑中却除了自己死去破了母仪天下的*,再也想不出什么了。沈秋君不由恨恨地说道:“什么狗屁的皇后命格,别人是求之不得,于我却是催命符。”沈秋君双手挤着额头,喃喃重复道:“母仪天下,皇后命格……”

    如此过了半日,沈秋君突然站起身来,恨声道:“皇后,我为什么不能做皇后?前有狼后有虎,难道我重活一回,就要这样窝囊地死去,为什么不可以拼一拼,反正无论是贤王还是太子上位,我一家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沈秋君说了这一通话后,不由掩了口,她既为自己的想法而震惊,又似是看到一抹解决问题的曙光。

    对啊,为什么不能六皇子做皇上自己做皇后呢?

    沈秋君自重生后,就想着自己前生的不幸,是因为妄想从别人手中夺得幸福,才会落得那般下场的,所以她曾暗自发誓不会再做夺她人丈夫的傻事来。虽然后来发现前世之事的一些缘由,虽说自己有些冤,但也不能说自己是无辜的,毕竟事情归根究底是自己起了贪念的因,才会有那样结局的果。

    就因为她知道前世太子败落贤王最终夺得了帝位,所以经常会担心六皇子助太子一事,可是因为六皇子与贤王的恩怨,她身为他的妻子自然要同他站在一处,况且也因为前世今生的一些事,也让她不甘心贤王上位,幸好老天开眼,事情总算是朝着对太子有利的一面发展。(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6章 柳暗花明-类似毒妇不从良记的小说,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