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周听了父亲之言,不由嗤地笑了起来,说道:“难道父亲也信这玄幻之说?不过是贤王用来离间太子与安乐王的计谋罢了。”

    定国公责备地看了儿子一眼,说道:“以前年轻血气方刚的自然不信,如今为父老了,回想往事,尤其是先皇最初之事,倒也觉得那么点可信,罢了,闲话少说,你还是谈谈目前的形势吧。”

    林景周张口便道:“若说贤王与太子在朝中的势力也算是势均力敌,不过在军队上,太子要逊于贤王,至于安乐王不过是太子的一条狗,虽说朝中军中都有些势力,却成不了大气候,如今他想自立为王,只是死路一条了。”

    定国公微颔了一下头,林景周见了信心大增,又笑道:“至于其他皇子,三皇子母族太弱,他自己想来也明白,这些年早就跳了出来,四皇子虽有些想法,但其母地位卑贱,也是不成的,如今也没人理会他。这五皇子嘛,江家倒是有些势力,不过看江家似不想搅进来,江妃母子二人行事也很谨慎,不过五皇子向来与安乐王不睦,这些年虽不曾再起争斗,不过以安乐王的行事,想来他更希望贤王上位。”

    定国公拈须微笑道:“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帮着贤王了?”林景周脸上笑意一顿,迟疑了一下,说道:“太子无德无才,朝中人支持他,也不过是为了他的嫡长,且他与咱们家也有了嫌隙,于公于私,都该选择贤王才是。”定国公定定看着儿子,叹道:“你这是在试着说服自己吗?安乐王真如你说那样势微?太子的人说白了,除了吴家,差不多就是都被安乐王掌控着,而且朝中以礼部尚书王青为首的一班文臣对安乐王的态度也颇为暧昧。他又凭当年甲衣一事,得了不少军中不少人的好感。再加上他亲自参与东征之战,也曾立下一些战功,郑老将军和朱总兵虽面上不显,但我看他们的交情必不浅。如果再加上沈侯的影响,倒是安乐王与贤王势均力敌,太子不堪一击。”

    林景周忙道:“沈侯的影响确实是不容小觑。可这也只是沈秋君的一面之词,沈侯自来就是中立的,她那样说不过是为自己脸皮贴金罢了,沈侯向来行事稳健,怎么临时起意要帮安乐王那样的人呢?”

    定国公摇头:“世间万事皆有可能。这个我会详加调查的。如果沈秋君所言为真,安乐王的胜算还是有几分的。”

    林景周看着父亲颇有些惊讶:“父亲一向教导儿子:只忠于皇上,做个纯臣。才是最长久之计。为何今日变了口风?”

    定国公正色道:“我是忠于皇上,安乐王也是皇上的血脉,只要是皇上的血脉,谁为储君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但是不要说给子孙争个世袭罔替的国公,就是不能世袭的爵位,也只是开国之初拼了身家性命才能换来,以后太平盛事再难有机会了。就是家里出个皇后,也只是一个承恩伯罢了,如今有沈侯为例。勋贵之家谁放着太平日子不过,往宫里送女儿?”林景周不由默然:这个世袭罔替的*太大了。

    定国公又道:“这事不急在一时,你我都要好好考虑一番。过几日再说。”林景周听了,忙起身告辞,一时回到院里,李瑶琴不由又追问起来。

    林景周本因为事情还没有个定论,不想多言,不过这时忽又想起沈秋君之言,鬼使神差地便将今日之事,挑挑拣拣说了一些。

    李瑶琴听了,倒有些急了,厉声道:“在这紧要关头,怎可改弦易张朝秦暮楚?太子就不必说了,安乐王亦不是什么好人,贤王向与你交好,于公于私,怎好做此等事?就算将来安乐王取胜,你一个曾背主的人,能得什么好处,不用安乐王整治你,外面的人一口一个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林景周被李瑶琴这么一斥责,心中生了怒火,冷笑道:“贤王在你心中就这么好?天下只该他做皇帝?什么背主的人,令尊如今稳坐在伯爷位上,安享富贵荣华,也没见他被谁的吐沫星给淹了。”

    李瑶琴一下子被噎住,圆睁了眼,半天说不出话来,林景周只当她心虚,一甩袖子去了书房。

    方才说话时,就已经屏退了下人,此时就李瑶琴一个人孤单单立在灯下,烛光随着外面进来的微风摇曳。

    半天,李瑶琴才掩口低泣,今天刚显摆了夫妻恩爱,现在却成了这般模样。

    她不是傻子,自然听出林景周话中的怀疑,就为了这个怀疑,他竟拿刀子来揭李家当年帮庄氏逼前朝皇帝逊位的伤疤来,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无情呢。'因为前世与贤王是做过多年夫妻的,今生难免偶尔感怀,但她发誓自己并没有做对不起林景周的事情,尤其是后来知道前世的一些事,她心中对贤王还生了恨意,况又给林景周生儿育女,越发一颗心思系在林家。她今天说这番话,丝毫没有想到贤王,只是担心林景周临时换主,会让他以后的路难走,只可恨也不知那沈秋君给他灌了什么**汤,就让他动摇了对贤王拥护。

    与李瑶琴形单影只相对照的是,此时安乐王府中,六皇子正对沈秋君大献殷勤。

    六皇子今日详细给沈秋君分析了一下他目前的实力,因为加上沈侯的相助,他倒是很有信心,将来能给沈秋君一顶皇后的桂冠。

    沈秋君细细听了,心中安定不少,不过又看到六皇子仍在那里恬着脸陪笑,不由惊讶,便笑道:“你是不是还有话没说,或者说有事求我?”

    六皇子立刻喜笑颜开,笑道:“知我者,莫如玉姐姐也。玉姐姐真是聪慧人啊。”

    沈秋君哼道:“少费话,有事快说,晚了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六皇子便上前抱住沈秋君,笑道:“我想借玉姐姐几样东西。”说着又在沈秋君鬓角处轻嗅了一下,慢慢说道:“就是玉姐姐的匕首和当年我送你的那对碧玉瓶。”

    沈秋君倒真是惊讶了,说道:“那对碧玉瓶也就罢了,我想着你该不是要送人吧,但那匕首要来何用?”六皇子已经退开身,面对沈秋君正襟危坐,认真说道:“既然是送玉姐姐的东西,断没有收回的理。我只是暂借几个月,定当原物归还的。”

    见沈秋君仍是一脸不解,六皇子不由搓了把手,低声说道:“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算那些文武官们愿意拥立我,可他手下的人岂能跟着喝西北风,自然要用银子来填的。”沈秋君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府里六皇子是不管银子的事的,所以她为了好行事,早就打点出来了,此时便问道:“需要多少银子呢?不对啊,这与借东西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沈秋君脑中灵光一闪,惊叫道:“难道这和田家的宝藏有关?”六皇子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两件东西正是取宝藏的关键。”沈秋君此时已经把匕首取出,左右端详,惊奇道:“难道这里面真藏着藏宝图?”

    六皇子听了,不由笑了起来,一把握住沈秋君的手,愉快地说道:“这里面可没有图。”又指着自己的脑袋笑道:“图在这里呢。田家老太爷把埋藏地点告诉了我,不过他是个谨慎人,藏宝处机关重重,这匕首是打开洞门的钥匙,而那碧玉瓶则是用来控制机关的。”沈秋君听了笑道:“既然如此重要,你怎么就把它们都给了我?是让我保管呢,还是祸水东引?”

    六皇子这次倒没回避,老老实实答道:“当时我心情遭透了,哪里去想什么帝王之位,恨不得再不与田家沾上关系,再说那时撇下你一人也着实放心不下,便送了你匕首以为防身。至于碧玉瓶,一来也是觉得好看,想送你赏玩的,再则我也没帝王心思,满心里打算不让田家占到便宜,只是没想到如今还是要用到田家的财富,将来少不得得封个爵位给他们家了。”

    沈秋君见六皇子脸上带些许的惆怅,倒有些后悔追问当年事,便忙笑着拉六皇子和她一同开箱寻那对碧玉瓶。

    取出碧玉瓶交给六皇子时,沈秋君忽然想起前世,这对碧玉瓶被打碎了,便说道:“幸好这瓶不曾损坏了,匕首还在我手中,不然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六皇子不以为意:“藏宝洞的地点已知,还能取不出宝藏来?也不过是多费些工夫人力罢了。再则狡兔三窟,田家的财富富可敌国,并不只此一处,除此之外,还另有一处,虽不能与此处相提并论,倒也有十几万两。我早就已经取了出来,只是想今后还要留作他用,便不想搬来搬去的麻烦。”

    沈秋君点头咂嘴道:“原来你还有这么一处私房钱呢,我竟一点都不知道。”(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73章 宝藏钥匙,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