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承荣不知沈秋君的下落,而于叔等人为了保险起见,也不敢随意和京城有任何的联系,这样一来,他们消息便不免滞后,往往也要和寻常百姓一样道听途说。$文学网$

    这其中便不乏有关于庄承荣不利的消息,沈秋君得知后,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所以整个孕期过得极不舒坦,身子便有些支撑不住,倒累得女儿出生时瘦弱不堪,沈秋君看着心酸不已,又想到前世事,便为女儿起名“莲儿”。

    幸好有辛老先生在身边帮着照料,女儿身上才长了些肉,人也看着壮实了一点,沈秋君心中稍慰。

    沈秋君看到关于庄承荣登基的布告时,已经又过去一个多月了,不过因为她要做月子,女儿身子弱不宜贸然挪动,况且她们便是现在起身,也赶不上庄承荣登基大典,倒不如安心在这里休养。

    如此又过了近一个多月,才看到庄承荣大赦天下的布告并重新下聘迎娶沈秋君的消息,沈秋君积攒的对庄承荣的怨气倒是消去不少。

    于叔等人又和沈秋君商议起程之事,沈秋君虽然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京城,与丈夫儿子团聚,却又担心女儿身体,和辛老先生商量一番,决定还得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庄承荣也算着日子,知道沈秋君母子此时不易长途跋涉,身边有于叔和辛老先生,安危倒也不惧。况且安乐王府一切自有松哥儿照应,松哥儿也明白沈秋君此时不在京城的消息走漏的严重后果,在王府内外倒是面面俱到,就连两个弟弟都瞒得死死的,这让庄承荣安心不少。

    不过此时却急坏了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个,正是定国公世子夫人李瑶琴。

    如今庄承荣已按照当日的承诺封了林家世袭罔替的爵位,且又是以太上皇的名义封赏的,就连定国公心中都着实感激新皇给他林家做的这个脸面。

    如此一来。李瑶琴手中的字据倒是留不得了,不然以庄承荣的小气劲儿,还真以为他们国公府要留着这个把柄呢。

    不过,不仅因为男女内外有别,李瑶琴不能面见庄承荣,而且她不想让林景周知道自己曾藏了这么一手。毕竟她如此做不仅忤逆公公丈夫,而且因为庄承荣痛快给了封赏,倒证实了她的行为确实是多此一举,所以她不敢交由丈夫归还。

    再则此事从头到尾都是她与沈秋君二人在操作,如今事情已了。自然还该将字据归还于沈秋君才是正理。

    偏偏庄承荣非要以皇后之礼迎娶沈秋君入中宫,而沈秋君此时又矫情地装什么新嫁娘,不见外人。倒让李瑶琴白跑了几次。

    其间松哥儿倒是和气地接见过她一回,可李瑶琴左思右想,觉得最还是好自己亲自归还于沈秋君之手最好,便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便带着如烫手山芋般的字据回了府。

    为这归还字据的事情,直搅得李瑶琴茶饭不思,坐立不安,就连林景周也察觉到了。几次询问,幸好都被她托词搪塞了过去,但她却不知。她的不开诚布公,反让林景周往其他方面疑心了。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一两个月,这时朝堂内外总算是安定下来。关于新皇及其皇后的事情也在百姓口中说得絮叨了。

    永宁侯府也少不得作作戏,沈夫人婆媳和沈惜君为了嫁妆等事,几次三番地去安乐王府拜访沈秋君,李瑶琴见沈秋君开始见外人了,也急忙送上拜帖来求见沈秋君。

    这日也巧,庄承荣竟也在安乐王府。

    他本就是个聪明人,这些时日对朝中各事务也有了大略的了解,且他上位不久地位尚未完全稳定,又有太上皇在一旁盯着,他也懒得做什么变革,一切还以太上皇时期的旧例办事。

    这不仅让太上皇大为满意,就是群臣也松口气,毕竟几十年的规矩下来,他们也已经做得熟了,且太上皇的治国安邦还是很成效的,已经得到大多朝臣的拥护,如今变不如不变。

    大臣们按部就班,庄承荣也乐得落个空闲,学习熟悉朝务之余,因嫌弃宫中冷清无趣,便时常回到安乐王府来,因为这里有沈秋君的气息,有他和沈秋君的孩子。

    这日,庄承荣与松哥儿相互配合着,把栩哥儿和榛哥儿连唬带吓,又布置了一大堆的功课,成功阻止了他二人要去看望母亲的行为。

    庄承荣满是欣慰地看着大儿了:松哥儿为人是憨厚了些,学识才德倒是极好的,如今经了这场动变,人倒也历练了出来,能独挡一面了。他日等沈秋君回来,儿子便可以入朝学习政务,再过几年便能顶了上来,他倒也可以学学太上皇,将来把这烦心的朝中事都交到儿子手,那进他便可以和沈秋君做一对人世间的神仙眷侣了。

    松哥儿也明显看出父亲眼中的赞赏,心中倒是暖洋洋的。

    这些时日他与父亲的感情也是日渐深厚,且因母亲不在身边,对父亲便多出一分孺慕之情来,此时见父亲难得露出温情来,心里再想不到父亲正为了自己的幸福在算计他,只觉得此时阳光明媚,天高气爽。

    不过这难得的一刻,被李瑶琴求见沈秋君给打破了,松哥儿不由皱起了眉。

    庄承荣问清事由,直觉李瑶琴必不是来与皇后套近乎,而是定有重要的事情,便道:“让她来见我吧,总这么推托,也不是办法,也让人生疑。”

    李瑶琴此时才知庄承荣也在府中,不由暗自后悔,因为此时她忽然想到沈秋君总躲着不见自己,或许是故意报复当日自己索要字据一事,这不就撞到这个活阎王了。

    李瑶琴参拜了庄承荣,小心将当日之事说了个清楚,又道:“也是臣一时鬼迷了心窍,女人的小心眼发作,这才做下这般糊涂事,为此,臣日夜不安,今日特来向皇后娘娘请罪。”

    庄承荣这才知道原来还有此事,略一思忖,便知沈秋君的苦心,忙命道:“把那字据呈上来。”

    李瑶琴忙把字据取出交给内侍,庄承荣接过后,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再想到当时沈秋君书写这字据时的决绝,心中唏嘘,触动心情,越发的想念远在京外的妻子来。

    李瑶琴半日不见庄承荣有所言行,又凭直觉感到房中气氛有些不对,不由得更加心慌意乱,便大着胆子悄悄抬头看向庄承荣。

    却见庄承荣面上喜怒不辨,双目似是含了无限情意,李瑶琴不由一怔,不由又细瞧了他一眼。

    前世李瑶琴得了这样一个人的爱慕,初时也曾得意过,但随着后来妨碍到她与贤王之间的感情,她的心中是无比痛恨庄承荣的,重生后,李瑶琴也是极为避免与庄承荣的碰面,而且见他前后两世如出一辙的阴狠毒辣,她更是不曾正眼看到庄承荣一眼。

    今日,她不得不承认,庄承荣确实是这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如今身上又有了人间帝王的光芒,越发凭添几分威严与尊贵。

    庄承荣此时也感觉出李瑶琴在窥视自己,心中不悦,暂收了情思,转眼一记凌厉眼神扫向李瑶琴。

    李瑶琴不想自己被发现,见庄承荣眼神扫来,竟惊吓得不知躲闪,直到看到庄承荣眼神寒气逼人不带一丝温情,这才受了惊吓的小鹿一般,急急低下头来。

    庄承荣便慢慢说道:“这字据我收回,你回去告诉定国公,我理解他当日的忧思,所以只要他以后一心尽忠于朕,尽忠于大齐朝,过往之事,我是不会追究的。”

    李瑶琴急忙磕头谢恩,庄承荣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李瑶琴忙又表示想给去皇后请安,如果皇后不方便,只在院里磕头便是。

    其实李瑶琴既然是现代人,自然是不乐意给人磕头的,但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也少不得入乡随俗,当然更主要的是,她想见沈秋君一面,一来借此观察沈秋君的态度,再则也想借机再次表明定国公府的忠心。

    庄承荣是不会心疼在意李瑶琴磕头的,只是不想别人以沈秋君的名义享受一个世子夫人的叩头,于是便冷冰冰说道:“今日就不必了,等皇后入主中宫后有的是机会。”

    李瑶琴只得告退,一时回到府中,细想此事过程,心中不安,尤其是庄承荣既然说了不会对定国公府有偏见,为何却不许自己当面拜见沈秋君?

    李瑶琴考虑良久,到夜间不得不对林景周和盘托出事情经过,林景周听了,心中为了李瑶琴违背父亲与自己的命令自作主张而恼怒异常。

    李瑶琴见林景周铁青了脸,双眼通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心中也着了慌,忙说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你先将这事想明白了,再和我算账也不迟啊。”

    林景周闻言只得压下火气,背着手在房中来回踱步,细细思量,心中忽然有个大胆的推测,也等不及和李瑶琴说,便急忙去寻父亲定国公。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八六章 瑶琴面君,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