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没几日,礼部便上书道:关于帝后大婚的准备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庄承荣龙心大悦,重重赏了相关的人员,便叫礼部准备迎娶之事。

    王青又进言道:“皇后寝宫虽然每年都修缮维护,但到底多年未住人,臣的意思是趁着还有段时间,还是好好修整一番才是。”

    庄承荣摆手笑道:“不必,只要把东宫及两位小皇子的住处修理好就成,皇后和我住在一处。”

    王青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不太合适吧,历朝还没有这样的规矩,况且以后皇上要宠幸其他宫人,皇后在您寝宫多有不便,倒是避开的好。”

    庄承荣闻言不由脸色一沉,冷笑道:“你这是在试探朕吗?”

    王青慌忙磕头道:“臣不敢。”

    庄承荣又笑了起来,说道:“你我一起共事也有好些年了,我的性子你也该知道一二,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试探来试探去的,倒让你我君臣生疏了。是不是他们下面说了什么?”

    王青忙答道:“这皇上纳新人,也是合乎礼教规矩的,不过因为皇后还未入宫,这才迟迟未有人提起。不过今日倒是有人提了几句。”

    庄承荣笑道:“这是为何?”

    王青看了庄承荣一眼,小心说道:“想来皇上还没看今日兵部上的折子,永宁侯世子沈昭英与北蛮的作战中多有胜利,如今又传捷报,所以……”

    “所以为了沈昭英的军功,我也得先宠一阵子皇后,再说纳妃的事情?”庄承荣冷哼道,一时又怒道:“先把沈昭英的捷报之事放一放,等朕大婚后再说。免得让他得了意,以为是因为他的军功,皇后才能得到如此荣耀。”

    王青心中暗自惊讶,皇后与沈昭英同出自永宁侯府,自然是一荣俱荣的,没想到在皇上这里,倒不是一回事。

    此后庄承荣以忙于大婚为由,将事情都分给众臣去处理,没有什么国家生死攸关的事情不准打扰他。

    众臣免不了在私下里嘲笑庄承荣,又不是毛头小子第一次成亲。犯得上这样吗。

    嘲笑归嘲笑,庄承荣倒真是一心办他的亲事,而这场婚礼也让众人深刻体会到皇上对皇后的重视。亦成了再无法仿效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婚礼。

    聘礼自然是送到永宁侯府的,不过因为沈秋君此时情况特殊,所以仍是在安乐王府出嫁,故礼部帮着置办的嫁妆便送到了安乐王府。

    到了大婚那日,庄承荣先是去了太庙祭告了天地祖宗。然后亲手将册立皇后的金册金宝交给栩哥儿两位小皇子,由他二人带着礼官们前去安乐王府册封沈秋君为皇后。

    其实依着庄承荣,他是想亲自将金册金宝交给沈秋君的,不过不管是他还是礼官,新册立的皇后在接受册封时,都要三跪九拜。他当然不愿意沈秋君如此。可如果明目张胆地二人并立,又怕会惹太上皇心里不舒服,庄承荣干脆让儿子前去。这样沈秋君不用跪了。

    沈秋君接受册封后,便由宫人服侍着按着规矩穿上皇后婚礼吉服袆衣,头上戴了凤冠,顿时富贵逼人,仪态不凡。众人只觉眩目,不敢直视。

    倒有些人看到沈秋君穿了深青色的袆衣。不由想到当年她出嫁时亦是不曾穿红嫁衣,而是一袭青绿色衣衫,不由暗自惊叹,或许天意便是要让她做皇后的。

    大多数女子是不敢想自己能做上皇后的,但对于沈秋君的受夫君独宠的传奇故事,却是心生向往,认为是那青绿色的嫁衣带给了她的好运,兼且大齐又崇尚周礼,只有五官以上的诰命夫人才能穿青绿色翟衣,越发的显得绿色嫁衣的难得。

    庄承荣后来倒是体察民情,认为男女成亲乃是其终身大事,故特地允许成亲当日,新娘可着类似五官诰命夫人的青色钿钗礼衣,而男子则是假穿红色官服,也算是满足未能做官之人的愿望吧,如此一来,民间便兴起嫁娶时红男绿女的婚礼服饰,沈秋君倒没想到自己在其中的引领作用,当然,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等到沈秋君装扮好后,庄承荣没有等在皇宫中,而是亲自来迎娶,因为沈秋君不是自沈府出嫁,故送亲的人便只好由太子来担任了,这也让此后来人无法效仿:皇子册封,太子送亲,皇帝亲迎。

    一时沈秋君风光荣耀再无人可以匹敌,皇后之位本就尊贵无比,她又得皇帝如此看重,实在羡煞一众世间女子,就连李瑶琴都不免在心中叹息失落。

    倒是沈秋君心中有些忐忑,直道有些太过了,只怕连神仙都要嫉妒了。

    庄承荣扶着她上了凤舆,笑道:“人生不过这么一次,你就好好享受吧,想要再来一次可不能够了。”

    接下来拜堂等仪式,自然是隆重而热闹,一番折腾下,直到夜深了,夫妻二人这才入了洞房,庄承荣对当年自己成亲当日因为年少被沈秋君糊弄没能洞房,还很是耿耿于怀的,这次有了补救的机会自然是要好好享受一番了。

    第二日一早,夫妻二人又宗庙祭祀,后去拜见了太上皇。

    太上皇如今凡是牵扯到沈秋君的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知道昨天庄承荣又胡闹了,不过到底没有花着国库的银子,便只好装聋作哑,除了深瞧了沈秋君几眼,叮嘱她要勤勉宫务母仪天下,便让他们去了。

    接下来庄承荣又拉着沈秋君的手一同接受百官朝贺,至此他才觉得稍稍弥补了一下当日自己一人接受朝贺的遗憾。

    如此热闹了几日,帝后大婚才算过去,庄承荣开始带着松哥儿一同处理政务,而沈秋君也开始全面接触宫务,幸好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庄承荣差不多把人都换了个遍,而且如今宫中除了女官宫女外,尚无妃嫔,沈秋君倒是省了不少劲。

    这时,庄承荣才在一堆奏章底下看到沈昭英的捷报,不由拍案笑道:“好一个沈昭英,没想到他倒是个帅才,这才多少时间,竟立了如此功劳,着兵部去拟个赏赐的折子来,朕要厚赏于他。告诉他,只要他能再次打得北蛮称臣,朕便封他做个国公。”

    底下群臣听了,心中挺不是滋味儿的,这沈昭英就算让北蛮再次称臣,这功劳却也达不到封国公的地步,谁让他有个皇后妹妹呢。

    这时也有那专爱与皇上唱反调的,便上前奏道:“东部也发来捷报,李意书已数次打败东临国,若是他让东临国称臣,是否也要封为国公呢?”

    庄承荣似是犹豫了一下,呵呵笑道:“如果真是如此,可真是天佑我大齐朝,自然也要封爵位的。”

    京城众人便知道,这再过不多久,京城又要出两位年轻权贵了。

    城安伯府听说后,不由暗乐,认为是沾了沈家的便宜,倒是李瑶琴有一次忍不住在李夫人面前提起曾与沈秋君定约之事,直唬得李夫人说道:“这事快别提了,你胆子倒不小,还敢要挟皇上皇后,幸好他们倒是老老实实地履行承诺,以你哥哥明面上的功劳,根本不足以封爵,幸好有个沈昭英在那里挡着,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你以后不要提什么定约之事,只当是沾了沈家的光,不然有咱们的祸事。”

    李瑶琴没想到自己为了城安伯府苦心筹划,倒得了母亲的埋怨,不由心中赌气,气冲冲回到定国公府,偏又在路边遇到林景周的两个妾,心里越发的难受。

    再说沈夫人听说了此事,一方面为大儿子有出息而欣慰,而且如果沈昭英被封了国公,那么永宁侯的世子之位便少不得由次子沈昭宁来承继了,沈秋君此时的幸福尊贵自不说,二女儿沈惜君本就在婆家受尊重,现在于府受废太子的牵连,为了今后好过,自然越发对沈惜君加倍的好,如此一来,便只有沈丽君日子难熬了。

    沈夫人想到大女儿心中很是矛盾,她也气沈丽君为了贤王坑害沈府,尤其是算计小女儿,有时恨得利害了,也恨不得从没生养过她,可如今眼看着一家子都生活得很好,只有她被拘禁着,便不免心中又生了疼惜之心。

    这日趁着进宫去见沈秋君,沈夫人便忍不住提起了沈丽君,沈秋君笑道:“母亲不必担心她,不管如何到底是皇家的媳妇,虽说是拘禁,也不过是不能自由出府,其实生活上并不会苛待她。”

    沈秋君劝说一番后,见母亲仍是不得开怀,不由暗叹,她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自然明白那种手心手背都舍不得的矛盾,便道:“也罢,她总是我的亲姐姐,我试着帮她求求情,别的不说,至少能让她回去看看您和父亲。”

    沈夫人听了羞愧道:“母亲知道这真是难为你了,你放心,我定会好好劝她的,经过这些事,相信她也许有所悔悟的。”

    沈秋君得了空便对庄承荣说了母亲想接沈丽君回沈府的意思,庄承荣笑道:“这事得准,她不出来蹦跶几下,我怎么好再寻治他二人罪的机会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89章 帝后大婚,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