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仍不能相信:“祖母是如何知道这等机密事情的?”

    沈老太太看了孙女一眼,说道:“我自有知道的途径,你父亲也知道此事,所以为了防止意外,他现在还不敢放手兵权,如果你仍对我和你父亲有怨言,倒是可以大肆嚷嚷出去,若是传出去,身上流着一半沈家的血脉的兰姐儿和桂哥儿也是活不成的,到时我们沈家全族都会陪着你和你的儿女一起赴黄泉,也省得路上寂寞。(文学网)**”

    沈丽君急忙说道:“丽儿不敢。怎么说丽儿也是沈家人,怎会做出等事来。就算不为一双儿女考虑,我始终记得自己出自沈家,哪怕被沈家抛弃了,也不会做那害至亲辈的不肖之事的。”

    沈老太太冷笑道:“但愿你这次能明白孰轻孰重,新皇如今还巴不得寻个错处,好惩治你们一家子呢。”

    沈丽君苦笑,继而跪下哭求道:“我与贤王是不敢存了指望的,只求将来一旦祸事来临,还能祖母能在扶玉面前保下兰儿她姐弟二人,她们年纪还小,还没有好好享受这人世间的一切,我实在不忍心他们年纪轻轻就归了地府。”

    沈老太太急忙拉住沈丽君,说道:“你只管放心,祖母决不会不管你们的。祖母为了沈家的利益不得已委屈了你,这心里也是天天不好受啊,你再这样,可真是让祖母心痛死了。”

    沈丽君拭着泪说道:“有祖母这句话,孙女死也安心了。”

    沈老太太劝道:“你也不用这么悲观,如今的一切,归根结底是他们兄弟争夺皇位之战,并不是真要谋反,太上皇心中也明白,所以定不会取太子与贤王的命的。新皇刚上位,不管是为了面子情,还是太上皇力压之故,他总不会贸然出手的。只除了一条:你们切不可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沈丽君听了,不由一怔,她此次出来,贤王还真打算让她做点什么事情的。

    沈老太太一眼便看出孙女的心思,也不点破,仍是继续说道:“我想那新皇向来不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如今竟会允了你出入贤王府。可见他也是等得不耐烦了,想要借此拿点把柄的。好孩子,听祖母一句劝:如今新皇登基已经一年多了。时局已稳,贤王蚍蜉撼大树,一切都是徒劳,你也别一心只听他的,也要为孩子们想一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再过几年。若是你妹妹果真有几分造化,就算没了我,还有你父母和哥哥呢,少不得为你们一家求情,最不济也能将兰姐儿和桂哥儿救下。”

    沈丽君闻言心中暗自叹气,她自出府这一路走来。看到京城已然又恢复原样,可笑贤王还以为,京城在庄承荣这么一个奸诈小人的手中早就是满城的血雨腥风了。眼看着大势已去,她已经悄然打消帮着贤王联系旧日心腹的主意,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总要为儿女们想一想。

    不过进府后,她看到永宁侯府中一派生机盎然。丫头婆子们走路都比从前虎虎生威,父母亲等人也是一脸的幸福满足。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沈秋君做了皇后,她的心里又不平起来,她向来是沈府的骄傲,带给沈府无上荣耀的也该是她,而不是沈秋君这个失了名节的人。

    沈丽君如死灰的心又变得不平衡起来,但被祖母敲打了一番后,她立刻明白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她目前首先得保住一家子的命,这才不得不收起心思。

    沈丽君回到贤王府后,贤王急忙询问结果如何,沈丽君只淡淡说道:“我这一趟下来,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盯着呢,哪里敢多走一步多说一句话。”

    贤王闻言不由忿恨,却也无计可施,忍不住埋怨妻子道:“你向来是个聪明的,想要传递个消息,还不是易如反掌的,只看你愿不愿意下力气了,这可不是只关乎着我的利益,还关乎着你们母子三人。你若是肯下工夫,哪怕有你妹妹的一半效力,我们也不至于落到此等地步,妻贤夫祸少!老六是什么东西,还不是全凭沈秋君之力才坐上那个位置的。”

    沈丽君听了,心痛如绞,原来夫妻真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她是极渴望着那无上荣光的皇后宝座,但她也是真心爱慕丈夫,争夺皇位本就是一场赌博,虽然当年贤王几乎是稳操胜券了,可世事无常,终是败落了,她想只要儿女平安,就这么与贤王做一世落魄夫妻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如今贤王的作为让她齿冷。

    沈丽君按下心头疼痛,冷笑道:“我是不如扶玉,王爷不要告诉我,你后悔当日让太医救我,不然你就可以将扶玉娶进门,现在说不定坐在皇帝宝座上风光无限的就是您了。”

    贤王确实后悔了,他把这些年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又想,他怀疑空渺骗了他,沈秋君就是天命皇后的命格,根本就不存在改命之说。

    而就在贤王认为自己想明白了之后,他便连着几夜做梦,梦到沈丽君生产时死去,他如愿娶了沈秋君过门,后来又得侧妃李瑶琴相助,最终做上了皇帝的宝座,接受百官朝贺万民敬仰。

    他知道这个梦是受了空渺那日有关异星的一番话的影响,可是却仍忍不住去想,如果沈丽君那日就死去,会不会结局就如梦中一般,如此一想,再看沈丽君就处处不顺眼了。

    今日又见沈丽君推脱不愿助着自己,便不免心了些心中的话,此时被沈丽君说中心事,便冷着脸甩袖而去。

    沈丽君极其了解丈夫,见他如此,便知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想到自己为了贤王府操劳半辈子,在丈夫心里竟是活着不如死去有用,她的心几乎痛得呼吸不上来,半日又想到如果不是因为他庄氏一族谋了沈家的皇位,她便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天下哪个男人敢不敬她。

    沈丽君心中痛一阵恨一阵,又流了一会眼泪,心情平复后,又去看过一又儿女,看到女儿的不理解儿子的瘦弱,心底又是好一阵的难过。

    没几日庄承荣便收到沈丽君的谢恩表,言道她乃是戴罪之身,万死不刺,然幸得皇上仁慈,让她得以在有生之年,还能回府看望父母长辈以尽孝心,故感激涕零。

    庄承荣不免有些沮丧,直道还得给贤王府女眷更大的自由才成。

    沈秋君则看着谢表上关于桂哥儿的一段话:沈丽君说桂哥儿本就身子虚弱,经此大变,受了惊吓,越发的不好起来,恳请皇上看到他是庄氏血脉的份上,能派位御医去瞧瞧。

    沈秋君今生极力避免与贤王府众人接触,不过因着前世十多年的母子情,她仍是忍不住关注桂哥儿,毕竟前世是她一点一滴亲手养大了他的。

    前世桂哥儿是足月出生底子好,一直以来身体倒是康健,反观今世,因为当年庄承荣盗走了锦匣,因沈丽君惊怕早产,出生时身子骨就不好,长大后也仍是一副虚弱模样。

    沈秋君想着桂哥儿那苍白的脸,她也是做母亲,便劝道:“还是让人去给他瞧瞧吧,他向来身子弱,年纪又小,或许不曾掺和进来,也是你做亲叔叔的一片关爱之情,也当是咱们行善积德了。”

    庄承荣笑道:“他还小?都比松儿大得多,松儿还跟着我一起谋划呢,他更是脱不开关系了。也罢,你们女人总是心软,我就派人去瞧瞧他,反正他也不是个长寿的人,也算是给自己弄个好名声吧。但愿贤王别起了什么心思,再反栽赃给我。”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沈秋君看着正在一旁玩耍的女儿,心中一动,前世贤王因为自己的命格,能狠心打掉自己腹中胎儿,谁知他会不会丧心病狂以儿子为靶子打击庄承荣呢。

    沈秋君想到这里,忙点头道:“倒是该防着些,咱们本是好意,可别因此要了他的命,倒让我们背黑锅了。”

    庄承荣迟疑了一下,便又笑道:“也好,小心些总没错处。他若真能狠下心,我就能将黑锅反扣回去。”

    如此又过去一些日子,贤王府仍是一片平静,就在庄承荣等得有些不耐烦时,倒是太子那边出了事:皇长孙企图联络以前的心腹图谋不轨,却不想树倒猕猴散,这世上最不缺落井下石之人,还没等动手,便被人告发了。

    庄承荣得了消息,顿时一阵狂喜,跑到太上皇那里说道:“您都已经定了大哥的罪了,他父子竟然还不死心,看来得严惩一番才行。”

    太上皇被打了嘴,倒不好再给大儿子求情,只说道:“毕竟是手足,还望留他父子一命。”

    庄承荣冷笑:“我倒想留他们一命,就怕留着留着,就把咱们父子的性命给留没了。”

    自太上皇处离开,庄承荣便兴冲冲地跑去兴师问罪,不想皇长孙倒也是个有血性的,在证据面前倒是大方承认,还将所有的罪行都揽到自己身上,极力为父亲及几个兄弟开脱。(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1章 贤王追悔,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