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承荣旨意一下,把废太子和贤王等人气得直瞪眼,他们乃是天潢贵胄,如何能忍得这口气在,可惜如此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他们已然成了庶民,口内嚷嚷叫骂几句,除了换来看守的一阵毒打外,再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文学网<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a8dfdfdf86d1ddc6c4c9c1cfcd86cbc7c5e8">[emailprotected]</a>()

    倒是那些姬妾的娘家却各个称心。如今朝中局势已稳,庄承荣的皇帝之位越发的稳固,当年他们将宝压错了,有掺和其中早就被庄承荣给收拾了,还有一些不够格掺和的人家亦怕遭到庄承荣的清算,时刻担心吊胆的。

    如今这再嫁的旨意已下,他们心中便有松快起来,只要女儿回了家再嫁给他人,也算是和废太子贤王等人撇清了关系,故为了家族利益也为了向庄承荣表忠心,那些人家纷纷赶来把女儿领回去,也顾不上精挑细选,直接把她们远远嫁到外地去了。

    而那些姬妾也有暗自称心的,她们大多出身不低,从没吃过苦,后来被圈禁起来,日子很是艰苦,而且据说去皇陵还要做苦工的,她们一个个养尊处优惯了的,想到将来的苦日子,心中早就打了退堂鼓,况且到底罪人身份,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人头落地。再则她们还年轻,又不是正经的妻,将来出去凭着家族的地位,也是能嫁个小康之家为人正妻,生儿育女,一生也能富足过下去。

    也有些姬妾倒是愿意与夫主同甘共苦守节不嫁,无奈却不得不为家人着想。本就因谋反之事连累了家人,如果再宁死不出去,又要害家人获罪,少不得委委屈屈地跟了家人回去,听凭家人聘嫁,过得几年也就都随遇而安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

    当然此时最难以抉择的是那些为废太子生下儿女的姬妾们,当年生下儿女何等的荣耀风光,只说太子登基,儿女便封王封公主。自己母凭子贵,怎么也能做个妃子,如今一招败落,却要*舍下儿女再去嫁人,一个个肝肠寸断,却也不敢抗命。只得哭哭泣泣地恳求吴氏帮着照看一二。

    吴氏心下凄然,当年虽也恨极了这些小妖精们,可如今眼看她们一个个离去,却又觉得无比凄凉,往事的那些争风吃醋的恩怨,此时看来竟也不是那么挠心了。

    就在吴氏强撑着送走昔日的姐妹。正要打叠精神安慰那些庶出子女时,却不想竟有吴氏一族偏远旁支的女眷前来接她出宫。吴氏不由傻住了:她身为正妻,丈夫儿子都在,又年纪一大把了,自然也是一同随着去皇陵的,怎能再嫁?

    那来的人苦笑道:“你虽说年近四旬,却未必不能生养,如今这个家已成这样子的。你守着又有何用呢,还是出去的好。便是不能生养,也能落得个自由,我们也会尽力给你寻个衣食无忧的好人家的。”

    吴氏气得大叫:“她们是姬妾,出去了也就罢了,我乃是正妻,别说丈夫儿子现在活着,就是他们都死了,我也可以守节的。”

    来人劝道:“姑奶奶这是何苦呢,想当年我吴氏一族是如何的风光无限,可就因为姑奶奶一家的牵连,如今是死的死,发配的发配,幸好还剩下我们这些贫穷旁支勉强传着香火,可是如果姑奶姐一意孤行,只怕这点血脉早晚也要断送了的。”

    吴氏气苦,她向来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无比的尊贵体面,若不是夺位之事出了漏子,只怕她现在都能抱孙子了,况且丈夫儿子都被囚禁受苦,她怎能出去嫁人,她的颜面何在啊。

    吴氏越想越气,厉声叫道:“我宁可死,也决不受此屈辱,难道说那沈丽君也被领出去随意配了人?等她配了人再来说我。”

    来人叹道:“姑奶奶未免意气用事了,如今吴家是什么情况,那沈家又是什么情况,便是不顾沈家,也要给皇后娘娘几分颜面啊。您如何比得上她,如今人家正好好带着一双子女在沈家享福呢。”

    吴氏却赌了一口气,死活不回吴家,又哭闹着要见庄承荣夫妻:“我向来对六爷尊敬有加,不敢有一丝不敬,对六弟妹一向疼爱关照,为何要如此对待我?我宁可死也不出去。”

    话传到庄承荣夫妻耳中,庄承荣知道沈秋君不宜出面,便对沈秋君笑道:“我去看看,必让她欢欢喜喜出去的,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庄承荣面对吴氏的质问,慢慢说道:“我承认你一直以来对我不薄,也很照顾皇后,完全称得上是一个贤惠的嫂子,本来凭这些,在大哥事败后,我仍可以维持你的尊贵体面。可惜的是,后来你却昏了头,助纣为虐,诱骗皇后,以至于引发此后的种种,最终变成现在的局面。”

    吴氏闻言不由低下头来,小声说道:“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但是当日毕竟没有给她造成任何伤害,反而间接成全了你夫妻二人的今日。”

    庄承荣听了,心中火冒三丈,冷笑道:“如果真造成什么伤害,你以为你还可以囫囵个地站在这里?你当日出手,就该知道一旦出什么意外,或者事情有所暴露,皇后的命运会是什么样子的,幸好上天庇护,但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当日你差点毁了她的名节,今日我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你愿意死,只管请便,不过你若是死了,我之前与你的约定便也就随之风消云散了。”

    吴氏可以不顾忌那些不亲近的吴氏族人的性命,却不能不顾儿子们的性命,不得已只得含泪与儿子们作别。

    皇长孙等人俱自身难保,而吴氏出去总还能保得一条性命,便也不多说什么,母子几人抱头痛哭一番,相互叮嘱着彼此要保重。

    倒是废太子见吴氏也要舍他而去,不由阴阳怪气地说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这话一点不假,愿你能嫁得良人,老蚌生珠,我们一家子越发不在你身上了。”

    吴氏虽恨极了丈夫,可到底夫妻二十多年,又是姑表兄妹,还是有些感情的,如今被他如此讥讽,本想反唇相讥几句,可看到丈夫落得如此凄惨,倒一时不忍心再刺他的心,少不得忍气吞声,又哭了一回,这才跟着吴家人去了。

    废太子只当吴氏心虚,虽被儿子们劝过一回,心中仍不忿,只当那些妻妾们早早就死了。

    庄承荣怎么可能这样简单放过他,但凡他的姬妾出嫁,必要把他提留过去,废太子看到那些平日里千方百计讨好自己的女子人产,一个个笑颜如花地嫁给了那些乡野村夫,直气得*。

    吴氏的出嫁,更是深深打击了他,一时竟昏厥过去,身子便大不如从前,苟延残喘,更要命的是每当那些姬妾们添了子女,庄承荣也必不忘记给他送个信,每每怄得废太子破口大骂。

    而吴氏的日子又何尝好过,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是在庄承荣的要挟之下出嫁了,可看在世人眼中,却因为她曾经的太子妃之位,只道她是耐不住凄苦,抛夫弃子,为了自己的快活才也浑水摸鱼的地出去嫁了人,毕竟曾经的贤王妃可没有再嫁啊。

    贤王的情况也大致和废太子差不多,听说那些在他府中连个蛋都不下的姬妾们,出去后不管年纪大小,俱有生养,心中愤恨,更加的怨恨沈丽君的心狠手辣,当然此是后话。

    这在众人掐着时间力争在一个月内将人嫁出去时,已升任四品将军的边校尉却辗转求到沈秋君跟前来。

    说来也巧,边将军因公事自东边回到京城,正好赶上女儿归家。

    说起来那边氏也是个死心眼的,心中只道当年为了利益才来到贤王府中,虽不得宠却也得贤王厚待,如今见他无利可图,但要舍了他去,实在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况且她早就皈依佛门,便想着就此茹素一生,既是还了贤王的人情,也为自己下一世清修个结果。

    万没想到庄承荣会下这么一个旨意,她既然连贤王的人情都不愿欠,又如何肯连累父母亲人,回到边府后,便强压下心事,只凭父母随意聘嫁。

    边将军也深感对不起这个懂事的女儿,不忍女儿心里过得如此苦,左思右想后,便来求见沈秋君,泣道:“当年是臣鬼迷心窍害了女儿一生,如今不敢有他求,只希望女儿能按她自己的心意生活,臣愿以官职前程换女儿的自由,哪怕是两年时间,给她两年的时间来缓和一下,臣还是希望有生之年,看到她能有个好归宿的。”

    沈秋君闻言,心中喟叹,对于这边氏的性子,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边氏的性子太方正,虽可赢得他人的钦佩,却不免让自己过得苦楚。

    沈秋君想了一会,说道:“你也是一片慈父心,倒让人不忍拒绝,我会劝皇上的,就如了你的意,你还是做回你的校尉,至于你女儿,我给她三年时间,是出家还是出嫁,想来到时也差不多能定下来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5章 发嫁姬妾,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