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校尉得了沈秋君的话,感激地急忙磕头谢恩,连声道:“臣定会为守卫大齐疆土肝脑涂地,以报娘娘之恩。*文学网***”

    沈秋君勉励他一番,便让他下去了,说实在的,她倒是感谢边校尉给了她一个启发,让她有机会小小报复一下自己的大哥大姐。

    当年沈秋君被沈昭英和沈丽君那样对待,心中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只是为了沈家的利益等种种原因,沈秋君除了在心中和他们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外,也确实没有其他办法。

    如今却有些不同,或许是因为和庄承荣一起生活的久了,她也沾染了丈夫有仇必报的习性,也可能是因为现在她有那个可以报复他们的能力了,所以在沈秋君心中也总会闪现寻个机会会挫挫他们的念头。

    可现实是,为了争取到沈昭英的支持,她不得不许给他国公之位,偏沈昭英也争气,连挫北蛮,把大齐的疆土往北扩出不少,这样一来,越发的要饯行诺言了。

    而沈丽君这次本也该会遭受到与吴氏一样的结局的,可偏她是自己的亲姐姐,二人虽不和,但外人不知个中情由,只道是她们因为各自丈夫的原因,才不得不生分了,偏沈秋君还不能把二人不和的原因告知他人,并且为了沈府的颜面,沈秋君还得把沈丽君母子好好供养在永宁侯府。

    这些看在沈秋君的眼中,怎不叫她心中难受,如今边校尉愿意以官职前程为女儿赎三年的〖自〗由,她倒有心效仿,以出她多年来心中的怨气。

    沈秋君当日便把对边氏格外开恩的事情给庄承荣说了,又满是歉意地说道:“边校尉父子当年也是出过力的,况以他父子二人的为人,又看边氏的行事,也可知她是个不错的人,不免对她心生怜惜,一时心软便应了下来,倒有些拆你的后台了。”

    庄承荣却不在意,笑道:“这没什么,那边家到底算是我的人,卖他家一个人情更能收买人心,况且不是每个人都能拿自己的官职爵位来换女儿几年的〖自〗由的,其他的人家若有愿意如此做的,我也乐得成全他们,只怕他们舍不得头上的那顶官帽。”

    这话倒是真的,那些人家将女儿姐妹等匆匆嫁出去后,却见边氏却是个例外,只在家中修行,又知是走了皇后的门路,虽说猜测必是因那边氏与原贤王妃交好,这才得了皇后的特别照顾,这心中却不免不忿起来。

    不过,后来看到边将军被降成了校尉,这才始知原来边氏的〖自〗由是他父亲拿官职前程换来,便不再吭声,他们当然也愿为了女儿或姐妹的〖自〗由情意丢了官帽,却不能不为一家子老少的未来考虑,故此事只大家议论一番,便丢开手去。

    倒是那边氏见父亲为自己如此,此前便是心中有诸多的委屈,也都一一消了去了,又生出对父母兄长的愧疚之心来,心中有了挂念,这心便不得平静,少不得沾染红尘,帮着嫂子孝敬父母料理家务。

    两年后边氏便在父母亲人的撮合下,嫁给了父亲手下的一个年龄相仿的武官,虽说那人长得黝黑粗壮,识字不多,性子也粗犷了些,不过因为他长年在边疆驻守,误了婚期,如今好容易娶了个美貌又知书达礼的妻子,自然极为珍爱疼惜,兼且边氏过门一年便生下了一个儿子,更是当她如珠似宝了。

    沈秋君听说后,也为边氏感到高兴。此是后话。

    再说这边庄承荣不等沈秋君开口说话,又笑道:“说起来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倒是解了我心中的一个难题。”

    沈秋君见庄承荣说话时只管笑看着自己,心中一动,问道:“你的意思是要让沈昭英也……”

    庄承荣含笑点头说道:“玉姐姐果然和我心有灵犀,不错我倒想看看他兄妹手足情深到什么地步。”

    其实庄承荣现在也是拿沈丽君母子无奈。他是皇帝,他可以对手足兄弟无情,别人顶多说他冷酷无情,但对于沈秋君母族的事情,却不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

    真逼着沈丽君也如吴氏那般二嫁,不提沈家颜面如何,却着实损了沈秋君的脸面,难免会在一些人心中生出原来皇后在皇帝心中也不过如此的想法,少不得从心中对沈秋君生出怠慢之心。

    可真要放过沈丽君,庄承荣自然是一千一万个不肯的,再加上庄承荣对沈昭英待沈秋君的事情也是耿耿于怀,想到沈昭英要借着沈秋君之势耀武扬威,庄承荣的心中就受不了。

    可沈昭英运气太好,本来庄承荣是打算先按约定封沈昭英为国公,然后将永宁侯之位让沈昭宁一脉传承下去,再寻个机会捋了去沈昭英的国公之位,可现在如今凭着沈昭英的军功,却一时半会是做不到了。

    沈秋君见庄承荣也打着和自己一样的主意,先还淡淡笑着,后又想到,如果沈昭英真为沈丽君做弃爵位,她的心里只怕更加的不平衡了。

    庄承荣见沈秋君面色黯淡,以为她是心寒自己算计沈家人,便忙抚着妻子的手,慢慢解释道:“自来外戚不易做,永宁侯府也算荣宠极隆了,如此世世相传,不至太盛也不至落魄,倒是正合宜。毕竟国公之位总有些高,对于沈家来说,未必是件好事,若是沈昭宁得了去也就罢,偏偏是沈昭英,看他春风得意,我心中先就不舒坦。”

    沈秋君听了,不由笑道:“你不必多说了,我心中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想到同样是亲妹妹,他却待之一个如天上,一个如地下,心中偶有所感罢了。”

    庄承荣见此,便笑道:“你看着吧,就算沈昭英肯为沈丽君放弃,只怕你大嫂未必乐意,到时又有好戏看了。”

    就在庄承荣夫妻等着将来看沈昭英兄妹的笑话时,他们自己却有了些麻烦,因为此时有大臣上书道:“民间的人口繁衍之事暂且有了缓解,而皇上的子嗣大事也不能耽搁,毕竟现在太祖一脉只有皇上了,皇上肩上的责任实在是重大啊。皇上已登基近两年时间,后宫却仍是十室九空,也该广选贤良女子充入后宫,以为子嗣之计。”

    庄承荣倒没想到把诸兄弟一过继出去,自己肩上竟多了这么一副担子,便道:“朕如今有三子一女,可不算子嗣单薄,况且如今边境战事不息,朕实在没这个心情。”

    三子一女倒也可以勉强敷衍过去,却不知那些御史言官们担心的却是皇上的子女俱是皇后所生。

    如今各勋贵世家的兵权经过他们祖孙三代,差不多都被收到手中皇帝手中,偏偏现在沈家外有沈昭英内有沈昭宁手中皆握有一定的兵权,而皇后又极得庄承荣的宠信,看在那些人眼中,倒是有了外戚干政的苗头。

    为了大齐的江山稳固,所以此次建议选妃,子嗣事小,分皇后的宠才是真的。

    王青这时得了庄承荣的眼神示意,他心中又极明白皇后在这位皇帝心中的地位,不得不上前奏道:“太子仁厚贤能,两位小皇子亦聪慧才敏,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这实在是我大齐之福。所以我觉得各位对皇上子嗣之事太过忧虑了,况且这娶妻纳妾,乃是家事,诸公还是把心思用到辅助皇上治理天下使百姓安居乐业才是正经。”

    诸大臣知道王青是因为处处逢迎皇后,才得了皇上的看重的,如今见他如此,早就心中有了准备,故他一开口,便纷纷上前责难,王青没有准备,一时之间不免词穷。

    虽然那些大臣占了上风,可惜庄承荣却只噙了一丝冷笑,不置可否,场面一时僵住。

    就在这时,又有人上前道:“这选妃之事,太上皇也是极赞成的,前段时间就已吩咐过说现在边疆不平,不宜把选妃之事搞得太大,故只在京城诸官宦之家遴选便可。”

    原来当日太上皇派人去赐死沈秋君时,也考虑到庄承荣对沈秋君的一往情深,到时必不好收场,到时为了抹平他父子间的隔阂,也为了让庄承荣早早走出沈秋君的影响,他便叫了几个大臣商议选妃之事。

    后来太上皇被软禁起来,那些人并不知道,仍在按着太上皇的意思谋划着,后来因为寡妇再嫁之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一直没寻到机会说,一直到推到现在。

    庄承荣没想到太上皇还有这么一手,心中不悦,匆匆退了朝,便去质问太上皇。

    太上皇此时也看开了,只淡淡说道:“你愿意怎样就怎样,我再不管你的事情了。”

    庄承荣见他如此,倒也没了脾气,只得闷闷不乐地回到寝宫。

    沈秋君早就得了消息,见他如此,便笑道:“太上皇先前还积极着选妃之事,又下了明旨,如今贸然取消,倒有些不好,反正他们下面的都已经准备了,倒不好辜负了,我看这选妃之事,倒也可行。”

    庄承荣冷哼道:“你什么时候这样贤惠大度了,我可不相信这是你的真心话。”(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6章 选妃之事,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