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瑶琴忙笑道:“这皇上和皇后又岂是我们能随意评论的,这些话还是不要再提起,快些试试衣服是否合身吧。*文学网*()”

    林萍闻言只好住了口,将衣服穿戴起来,倒真如她所言,这衣服果然极为合身。

    林萍抚着衣裳走到梳妆镜前照了又照,心中非常的满意,不住地点头。

    李瑶琴看着镜子里青春靓丽的林萍,此时因着那身新装,此时倒更比别时显得清丽脱俗,不由心生感慨,低声吟诵道:“林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罪欲。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林萍得了嫂子的夸奖,心中欢喜,粉面染了红晕,一双秋水越发的如凝露般澄明剔透,笑道:“嫂子快别说这样的话了,让外人听到还不知怎么嘲笑呢。”

    李瑶琴低眸一笑,说道:“我的眼光向来极准的,这衣服也只有你才能穿出它的价值来,不过这发髻倒有些不合宜,你且坐着别动,我帮你好好拾掇一番。”

    林萍闻言果然不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是越看越爱,便一边由着李瑶琴打扮,一面又扯到方才的话题上,撒娇道:“好嫂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皇上与皇后谁更美呢。嫂子既然与皇后相熟,又是世子夫人,想来也必多次见到过皇上,您就说说吧,免得我心里总惦记着这回事,须知我见到他们还得好长一段时间呢。”

    李瑶琴手上动作慢了下来,斟酌着说道:“真是怕了你了。皇后自然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美人,皇上也是这世上最英俊的男子,他们一男一女,如何进行比较?”

    林萍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她端详着在李瑶琴的巧手下。变得越发美丽的自己,笑道:“嫂子也太胆小了,这么说和没说有什么区别?罢了,我还是到那日亲自看吧,我倒要看看得皇上如此宠爱的皇后是如何的美丽,不过说起来,她如今已经三十好几的人了,便是美,也是美人迟暮,相反皇上却正当年。他若是看到汇聚一处的京城美人,我不信他还能坐怀不乱。”

    李瑶琴听到林萍说皇后三十好几老了的话,心中升起不悦来。她如今也已经三十出头的人了,这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正是一个女人最绚丽的年华,如今竟被个小丫头嘲笑,李瑶琴强咽下怒火。淡淡说道:“这样就很好,你看看这样可还合你的意?”

    此时林萍正说得高兴,倒没留意到李瑶琴的语气变化,细细看了看,起身拉着李瑶琴笑道:“嫂子果然是个灵巧的,这只怕是我长大以来最好看的装扮了。我若是真有什么造化,必忘了不嫂子的。”

    李瑶琴听林萍如此说,倒象那庄承荣已经成了她的囊中物似的。脸上的笑意就有些挂不住了,林萍也看出来,只当是因为自己说了不合规矩的话,才让堂嫂如此的,便又笑道:“嫂子也别笑话我。我自小长大边关,规矩不能和京城的众千金小姐相比。我只知道,如果我*中了谁,必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争取,而不是左右忌惮,白白浪费了时光,人生在世总要活得畅快些才好,总是瞻前顾后的,有什么趣味?”

    李瑶琴不由怔住,林萍只道是自己的言论吓到这位出身书香门第的堂嫂,便忙又道:“嫂子先忙,我去看看大伯母去,也让她帮着瞧一瞧。”说罢便跑了出去。

    李瑶琴任林萍去了,自己慢慢坐在梳妆镜前,心中直苦笑:枉自己还自诩为现代人,如今这贤良淑德倒是做得比古人还古人呢,也就是因为想极力融入到这大齐朝的生活中,时刻守着规矩,不敢越雷池半步,又因为前世太招摇,今世处处小心谨慎,不知错过了多少畅意快活的日子。

    到了夜间,林景周又问起李瑶琴堂妹的心思,李瑶琴叹道:“到底是个小女孩儿,对皇宫岂有不憧憬的道理。”

    林景周一听急道:“你可有劝过她?务必让她打消了那个念头。”

    李瑶琴心里仍有些耿耿于怀林萍嘲笑自己这般年纪便成了老女人,只淡淡说道:“我如何没劝,她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况且又不是亲小姑,只是个堂小姑罢了,说得深了,只怕她又要记恨我们了,你也不要管她太紧了,倒象我在你面前告她的黑状似的。况且这也是出力不讨好的事,省得被她以为咱们阻了她的青云路,等她碰了壁就知道事情的轻重了。”

    林景周直跺脚,道:“你真是糊涂啊。这可是关乎着我整个定国公府,什么亲小姑堂小姑的,她是林家人,到时亦代表了林家的态度,在皇上那里碰了壁,还有咱们国公府的好?”

    一席话说得李瑶琴不敢吭声,此后定国公府的人便以林家家族利益为重,极力劝说林萍不要存那不该有的想法异界之机关大师。

    林萍自然明白家族对于个人来说的意义,少不得答应下来,但心里仍是想着将来定要好好看看那对传奇的帝后,至于以后该如何,自然要看缘分了。

    因为林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惊世骇俗,被劝阻亦是意料中的事情,故并不埋怨李瑶琴给众人透话,仍待她如往昔。

    群芳宴很快到来,皇后亲自带着公主与众千金小姐们一处玩耍说笑,因为皇后的平易近人,倒让众人玩得极尽兴,又得以品尝了御膳房的美食,同时还借此结识了好些朋友,也让自己的才艺在众人面前得以尽情展示,比一个人苦闷在闺房中要强百倍千倍万倍。

    所以那日众人可谓是乘兴而来尽兴而归,只是唯一让人有些遗憾的是,虽见识了皇后的绝代风华,却不曾得见皇上一面。

    本来还有些人心中忐忑,以为是帝后已暗中选了人,不过直到过了新年,也不过是隐隐传出京城哪位小姐诗词书法极佳,或者是女红极好等溢美之词,却不见皇上对此事的只言片语。

    直到过了残冬迎来了暖春,当日参加群芳宴的女子们接到赴百花宴的帖子,这时皇上才道:“当日与皇后相识便是在春日,如此好风光倒不可辜负了,你我既得了上天的恩惠,倒不如也做个现成的月老,才算报了这天恩。”

    于是京城众青年才俊也得了游赏春光的邀请,这下众人才知道原来是帝后果真没有选妃之心,倒是有做月老的乐趣。

    众官宦小姐们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便又看开了:不说皇后极得皇上的信宠,单说她与太子根基牢稳,将来自己便是进了宫,也只是个在人这下的妃嫔,说着好听,不过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罢了,若如果不进宫,以她们的出身,必是要做正妻的,将来少不得一个诰命夫人的位置的。

    于是这次百花宴举办得还是很成功的,成就了不少佳偶,尤其是那些因为这两年不太平而耽搁婚事的老姑娘们,倒没想到经由这次赏春皆得了好姻缘,且又是天子做媒,更是倍感荣耀。

    至于林萍则因其容貌出众,个性活泼豪爽,亦得了不少人的好感,林夫人见机忙挑选了一个好的,早早给侄女儿订下了亲事。

    林萍当日也不过是一时年少心盛,才对帝后好奇,如今被长辈订下亲事,心也就安稳下来一心绣她的嫁衣以备出嫁。

    朝中大臣本就有了心理准备,见事情果如自己先前所料,不得不接受下来,况且皇后的长兄沈昭英已将北蛮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现正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且一同前来的还有被沈昭英一力扶持上位的北蛮新国君——当年北蛮太子及大齐长宁公主夫妻二人。

    这下子朝中大臣有的忙了,又都暗自猜测,沈昭英此次功劳不小,内又有个极受帝宠的亲妹妹——皇后娘娘,看来这次他必会被皇上重赏,只是这重赏会是什么呢?

    不久大家心里都有了数。因为在沈昭英一行还未到达京城时,竟好事成双,东征的李意书也摆平了东临国,带着东临国的使者一同回到京城。

    这意味着大齐朝边关最大的隐患,竟在新皇上位三两年内尽数解除,一时举国欢庆,大臣们又少不得上表对皇上大颂赞歌,直夸得庄承荣堪比尧舜,乃是得天应人的一代的明君。

    庄承荣冷笑地对太子松哥儿说道:“真不能完全指望这些个大臣们,当年说我酷戾的是他们,如今把我夸上天的亦是他们,我当年不得志也就罢了,如今我是一点力气都没出,倒把边关将士拿性命鲜血拼出的那点功劳全扣在我的头上了,就他们这个夸法,怎怨那些得了夸奖的皇帝们得意忘形,忘了自己的斤两,做出那些昏庸的事情来。”

    松哥儿听了,若有所悟,又笑道:“父亲太过谦了。虽然父亲没有亲自去战场,但这将军调度,粮草供应,您也是操了不少心的,他们称您为明君也算是有理有据不为过。”(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0章 好事成双,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