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丽君闻言,摇头轻笑:“大哥不必如此,我怎么会怪大哥呢?一切都是天意,怪只怪我当年一时猪油蒙了心,只想着为儿女谋取利益,却罔顾自己乃是沈家人,一步着错步步错,幸好沈家不曾受到什么实质的损坏,不然我真就成了沈家的罪人了。**我如今已经想过来了,如何会再怪罪于大哥呢。”

    见沈丽君如此深明大义,沈昭英心中越发的难受,叹道:“虽说是为了沈家一族的利益,但在亲情上,到底是我背弃了你们一家,这才让你们一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沈丽君忙正色止住沈昭英,淡淡笑道:“大哥快别这样说,所谓成王败寇,这皇家的事情,岂能与咱们寻常百姓的家事一样,况且我们一家如今比对着废太子一家也算是好的了,这也是因为沈家的庇护,我岂有不知足的?”

    沈丽君越是如此,沈昭英心中越是难受,当日他兄妹二人一同长在祖母身边,自小受祖母的教导,且又下面的弟妹们年纪差了好些,故兄妹感情十分深厚。

    当日只说为了妹妹的幸福,为了沈家的前程,他是一心要保贤王上位的,故才不惜远离亲友去那边关,只想着为贤王添一分助力。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虽手中有了权柄,却因长年在外,反而远水解不了近渴,最终不能帮到贤王,而且还要为了沈家家族的利益,背叛了妹妹一家。

    沈丽君看沈昭英面色,知他仍为了站在庄承荣一边而不敢面对自己,便又故作轻松地笑道:“大哥不必自责,这也是大齐皇朝的天命,就该着当今做龙位,就算你当日选择站在贤王一边。也只怕不能改变这天意,是贤王命里没这个运势,也怪不得他人。幸好大哥站对了,否则因我之故害了沈家,我死不瞑目啊。”

    沈昭英扼腕叹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只是苦了你了。”

    沈丽君摇头道:“我不苦,前半生是风光无限的王妃,如今虽说只是个庶人,有沈家庇护,也没人敢欺负小瞧了我们母子的。”

    兄妹二人正说话间。便有奴仆过来禀道:饭菜已经做好。

    沈昭英想了一下,对下人说道:“老太太方才睡下了,这些时日怕也是心力憔悴。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你们先备着,等她自然醒来再摆饭吧。”

    下人忙答应着离去,沈昭英回过头来,对沈丽君笑道:“我们一起去看看祖母吧。若是她醒来,咱们正好一处用饭,就象小时候一样,只有咱们三人,每每在边关想到小时候的事情,总觉得恍如隔世。好像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情。”

    沈丽君低头浅笑,半响方抬起头来,面上那苦涩的笑容却未能完全消去。沈昭英心头一震,他知道妹妹虽面上看着好,其实心中还不知如何的凄苦呢。

    沈丽君苦笑道:“我就不过去了,如今三妹为皇后,你又立了不世的战功。沈家正是鲜花着锦的好时候,我到底是不祥之人。还是少在众人面前出现的好,免得又为沈家招惹不必要的口舍事非,再则祖母总是担心我以后的生活,为此日夜不安,如今你好容易回来,就多陪陪她,多哄她开心,我就不要出现在她老人家的面前了,免得又勾起她的忧愁之心,倒是我不孝了。”

    老祖母现在确实身子大不如从前了,沈昭英倒完全明了妹妹的一片苦心,也不再勉强,只是看到自己一向疼爱的妹妹,当年是何等的明艳照人,如今竟会落魄胆怯到如此地步,偏她虽身处这等悲惨的境地,却仍保持着她一如既往的美好品德,越发让人心中疼惜,沈昭英越想心中越不受用,连声愤慨道:“有天实在是不公平,竟要如此待你!”

    沈丽君却低声道:“我现在很好,真的。你代我好好孝敬祖母吧,我先回去了。”

    沈昭英目送沈丽君离去,沈丽君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沈昭英,眼中含了浓浓的忧虑之色,待要回转,却又似犹疑不决,一时进步不得。

    沈昭英见状,忙上前大跨一步,温声说道:“你可是还有什么事?直管说出来,但凡我能做到的,必全力相助于你。”

    沈丽君得了大哥这句话,终于松开紧咬着的唇,说道:“我这里倒是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昭英忙道:“你只管说,我听着呢。”

    沈丽君便笑道:“其实也不过是白嘱咐你一句罢了:如今三妹已今非昔比,我知道大哥向来刚直不阿,只是如今形势赶人,你以后和她一处时,也软和些,万不可再如从前那般。毕竟我如今能毫发无伤地站在你面前,便是因了她之故,再则将来你的爵位及沈家的前程全系于她的身上,况且她又那样得皇上宠信……”

    一语未了,沈昭英已经强硬打断了妹妹的话,冷笑道:“你不必为她说好话。先不提当年之事,将来被人得知会是什么下场,少不得又要连累沈家,至于沾她的光,我可不敢想。当日若不是我全力阻击北蛮,立下大功,鼓舞了大齐士气,哪有她风光盛大的婚事。可她是怎么做的,硬是压下我的捷报近两个月的时间,幸好只是捷报,没有什么利害的作战消息,不然,大齐岂不是要亡于妇人之手?”

    沈丽君忙忙扯住沈昭英的衣袖,急声喝止道:“罢了,这都是以往的事情了,当年你那样对她,她心中岂能没有气,也该让她出出气,到底是亲兄妹,以后沈家的兴旺还要靠着你两个人呢,你二人一定要齐心协力才行。”

    沈昭英却仍不以为然道:“靠她什么?我一个天地间堂堂而立的男儿,凭着自己的真本事,还真不用她假惺惺地打着兄妹情深的愰子来向世人表明,我是如何靠着她才得的富贵。”

    说到这里沈昭英见妹妹担忧地直冲自己摇头,便又道:“再者她的性子,我倒是了解一二,可不敢指望她的照顾,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那样不怕受伤不怕死亡地与北蛮作战周旋,我要告诉世人,我的战功我的爵位,凭的是自己真刀实枪不惧生死得来的,而不是靠了一个得了帝宠的女人才得到的。”

    沈丽君闻言长叹一口气,忧愁道:“大哥何苦如此固执,须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低头啊。真要得罪了她,你将来的前程堪忧啊。”

    沈昭英豪气笑道:“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这时小丫头来传:老太太已经醒了,请沈昭英过去一同用饭。

    沈昭英目送依依不舍离去的沈丽君,这才转身去陪祖母用饭。

    这里是沈老太太的春晖园,她自然知道一早就得了沈昭英兄妹二人见面的消息,心中直道这孙女倒是个通透的,相较于这个孙女,孙子还是太厚道了些,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二人皆是长在自己跟前的,一些小事情上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故在席间只作不知,一字不提沈丽君之事。

    沈昭英见祖母不提妹妹,也不敢贸然提起妹妹,免得让祖母伤心难过,只是说些在边关时的一些趣闻,以逗着祖母多用些饭食。

    再说沈丽君回到自己一家所居住的小院,此时她院中也已摆下饭来,她便怔怔坐在餐桌旁,发了一会呆,只是拨了几口饭粒,便没了胃口放下碗筷来。

    兰姐儿早已知母亲去见了沈昭英,见母亲如此,只道她是因为被沈昭英冷落所致,本意是想劝解一下母亲的,只是她一个堂堂的皇家郡主,如今竟要过那寄人篱下朝不保夕的日子,这脾气便不免变得败坏急躁,嘴中吐出的话来,便又臭又硬:“这是去认亲戚,被人赶出来不成?依我说,如今咱们也算是比不上足不有余,在这府中又不挨饿受冻的,不过是受些府中主子下人的冷眼罢了,真犯不着往心里去,更犯不着热脸贴人冷*,好坏也就是这样。我那好舅舅当日既然能背弃我们,今日还能指望他有什么好脸色吗?”

    沈丽君听着女儿尖酸刻薄的话语,不由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想到女儿尚年轻,又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也实在可怜,便不忍心再骂她,只是淡淡说道:“恰恰相反,我与你舅舅相谈甚欢,共叙兄妹情谊。”

    兰姐儿听了,不由来了气,怒道:“相谈甚欢?您还能心平气和地和他共叙兄妹情意?难道母亲已经忘了他对我们的背弃了吗?这种小人就该直接给他一刀,就算没有刀,至少也要啐他一口,揭露他的虚伪冷酷的一面,自此大家路归路,桥归桥。谁稀罕他假惺惺的怜悯。”

    沈丽君看着女儿,冷笑道:“这样做固然痛快,可是之后该怎么呢?”

    兰姐儿一愣:“什么之后?”

    沈丽君拉着女儿的手,叹道:“你还年轻,有些事想不到亦是情理中的。说起来,被自己的亲人如此对待,母亲又如何能不恨他,可是我们现在还不能脸皮扯破,否则我们的处境就会更加的艰难。”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2章 兄妹情谊,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