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姐儿闻言,仍气道:“我们的处境还不够坏吗,得罪他又如何,讨好他又如何,难道他还能帮我们回到从前吗?既然不能,为何还要违心地去讨好他,我可忍不下这口气。【文学网】()”

    沈丽君心中暗叹,女儿虽说有几分小聪明,当日也因此受到丈夫的器重,可她到底是自小被众人奉承的金枝玉叶,即便此时落到这般境地,仍不愿低下她高贵的头颅,不肯面对她如今连一介平民都不如的现况。

    沈丽君越想越为女儿的未来担心,不由急道:“你也说如今咱们母女比上虽不足比下却有余,这个比下,自然是指废太子一家了,他们还不知有多羡慕咱们呢。可是你可知咱们还能好好在这里过活,是因了什么原因?”

    兰姐儿脱口而出:“自然是因为皇后的缘故!我犹记得当年小时,她是何等的疼爱于我,可惜后来不知怎么大家就生疏了,说是形同陌路也不为过,后来因为诸多事,更是视同仇敌一般。只能说当日父母亲想得差了,当日就该想法子将她拉拢过来,依着当今对她的宠信,说不得就能将当今拉到父亲这边来,父亲可不是那蠢太子,定能压制住他,又可添了助力,现在的一切便都会不一样的。”

    沈丽君听见女儿的声声叹息,不由苦笑,只怨自己当年事情做的不机密,不然结局如何还真不好说。不过,沈丽君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真将沈秋君拉拢过来,以她的命格,只怕最终仍是为她人做嫁衣了,无论如何自己都得不到什么好处,甚至一双儿女也会被她抢走的。

    兰姐儿叹息一会,又看着母亲说道:“依女儿之见,既然母亲老着脸去讨好舅舅。那么为何不去求求小姨呢,至少多走动走动,看在多年姐妹情份上,说不定她能照看我们一二呢。”

    沈丽君摇头,徐徐说道:“你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说句实在话。如果不是她,只怕咱们事败后还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呢。当年闹僵之事倒不必多提,只说因为那空渺道长的一番话,你父亲就对她诸多防范算计,只看她这些年对我们一家的漠视。便知她心中有多恨我们了,如果不是顾忌着你的外祖父外祖母,只怕她早就动手对付我们了。”

    兰姐儿不过是因暂时的不得意。心中感慨几句罢了,自家与沈秋君的恩怨,她便是不全知道,却也至少了解**成,如今见母亲如此,便也自我解嘲地笑道:“是我糊涂了,只想着女人向来心软,她又是春风得意之时。或许看我们可怜,能放过我们也未可知,却忘了自来最毒妇人心。可是如今母亲去讨好舅舅又有何用,他当日既然能背弃我们,如今更是一心去靠着皇后的。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沈丽君冷冷一笑:“不会的,你舅舅的脾气我还是了解的,他向来心高气傲,又一向对皇后颇有微词,必不能甘心隐在皇后身后,就是他之前有这个和好的心,今日经过我的一番言语,他也必会改变初衷的,只有他的心是向着我们的,我们才能生活的好些。”

    兰姐儿点头道:“我明白了。如今是因为外祖父的缘故,所以皇后才不得不放我们一马,一旦外祖父和外祖母西去,我们便失去了身上的保护伞,二舅是和皇后一伙的,二姨则因为永泰侯府与太子的牵连,除了一心奉承皇后外,必不敢节外生枝,更是指望不上。如今看来,为了今后的日子好过些,唯有靠着大舅舅才成,而且不仅我们要靠大舅舅,就连皇后,要想在今后在皇宫中站的稳,也必须要靠着大舅舅。”

    沈丽君欣慰地看着女儿,笑道:“你能想到这些,母亲也就放心了。母亲如今年纪大了,还能有几年活头,如今只盼着你姐弟二人今后能过得好些,偏你弟弟身子骨弱得很,什么事也不敢让他费心,将来一切只能靠你了。”

    兰姐儿叹息道:“女儿现在明白母亲的心思了,母亲越是宽和大度,深明大义,那么舅舅心中就越愧疚,将来在一些事情上少不得更为偏袒我们一些,就连皇后都拿他没办法。可惜,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过是寄人篱下苟延残喘罢了。”

    沈丽君面上笑容一滞,半响眼中含泪道:“是父母没本事,带累了你们姐弟,如今也只能尽量在困境中争取过的好些罢了。”

    母女二人一时沉默无语,兰姐儿咬牙恨道:“说来说去,还是沈家对不起我们,若不是皇后巧言如簧劝得沈家全力相助,父亲又怎会失败?可恨我如今却要在沈家的庇护下才能存活,不然必报此仇。”

    沈丽君到底是沈家出来的,就算她沈家诸多的不满,却仍顾着些许的亲情,此时少不得劝说道:“你万不可轻举妄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沈家倒下去,我们只怕也活不成。记住,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管你对沈家对沈秋君有多少的恨,在你没有能力对付他们时,只有努力活得比他们更长久些,才是最后的赢家。”

    兰姐儿闻言,冷笑道:“母亲只管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我还要好好活着,看看沈家看看皇后到底能得意到几时,皇家可不比寻常百姓之家,我倒要看看年老色衰的皇后还能迷住皇上多久。”

    仍沉浸在对妹妹愧疚中的沈昭英自然不知妹妹对他耍了心计,陪沈老太太用过饭后,又去了主院,打起精神陪着父母兄弟及子侄们说笑一会,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休息,却因为思及明日面君之事及对沈丽君遭遇的同情惋惜,一夜不曾睡好,天一亮便忙匆匆起身上朝面圣。

    庄承荣看着气色极不佳的沈昭英,知道他定是见到了沈丽君,因此心中受到煎熬,这才会如此,想到此,他的心情极为愉悦。

    不过一想到当年沈昭英一而二再而三地毫无愧疚之心,欲杀沈秋君,庄承荣看向沈昭英的眼光便又变得冰冷阴狠起来,幸好碍于天威,无人敢抬头看向龙座,这才无人得知当今皇上的情绪变化。

    等到沈昭英将北边战事禀报一通后,庄承荣大大赞扬了他一番,下面的大臣们也都乐得做好人,跟着凑趣,又处理几件事情后,这才宣布退了朝。

    众臣照例谢过皇恩后,便来到殿堂廊下准备进早膳,眼看着沈昭英被皇上笑着拉到后殿,太子亦在一旁相陪,不由暗叹果然不愧是皇后胞兄,否则怎会有此殊荣呢,沈家一门的大富贵还在后头呢。

    此时沈秋君已经备好御膳,因为早有内侍来禀报过,故见到沈昭英倒没多少意外,便笑着相迎,沈昭英便也上前行礼,沈秋君急忙相阻。

    沈昭英却正色道:“礼不可废,您是君,我是臣,这礼节一定要做足才成,不然只怕外人又要闲话了。”

    沈秋君便只好受了国礼,后又以家礼见过,又唤过儿女们上前见礼,见礼毕,这才坐下用膳。

    期间,众人吃饭时气氛有些沉闷,偶尔交谈也不过只言片语。

    沈秋君虽然对沈昭英有怨气,不过因为他当年到底算是事出有因,且又是行事在明处,不比沈丽君在暗里算计自己,让自己到死都是个糊涂鬼,如今他又投靠了庄承荣,再加上朝中内外诸多因素,倒不好再对他横眉冷竖。

    再则又因为父母年事已高,沈秋君也希望与沈昭英的关系能缓和一下,至少表面上过得去,以慰父母之心,故言谈中不似从前那般尖酸。

    却不知沈昭英认为明明是自己立下赫赫功劳,却因为沈秋君为皇后,故总被人看作是自己沾了她的光,心中便不服,偏又见沈秋君对自己有些服软,越发认为沈秋君只是为了利益而与自己周旋,心中不免轻看了沈秋君几分。

    偏沈秋君在庄承荣面前从无顾忌,沈昭英又是自己的兄长,虽关系不好,却总是沈家人,故言谈时除提及家事外,为了找话说,不免又说到军中国事上来。

    沈昭英一进殿内便感觉到庄承荣在一旁不时地打量着自己,心中已暗暗警醒,一直遵着礼数,幸好倒不曾出现纰漏,因他生性刚硬,不喜沈秋君,再与她的交谈中便有些冷淡,不过虽与她不亲近,却也没有失礼之处。

    他本来以为就这么着结束早饭也就算交代过去了,哪知沈秋君此时又提什么军事国事朝事,沈昭英余光看到庄承荣正笑眯眯地来回打量他兄妹二人,脑中顿时想到沈秋君的命格,心中暗惊:难道庄承荣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里沈昭英心里打了个突,暗骂沈秋君蠢得都不会隐藏自己的野心,将来少不得带累沈家人,想到此,沈昭英忙正色道:“此乃是国事,还希望娘娘谨言慎行,不过过多过问,以免引人非议。”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3章 共进早膳,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