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被沈昭英疾言厉色地教训一番,她不由心中一叹,自己与这个大哥今生只怕再难对盘了,想到这里沈秋君看了庄承荣一眼,又招呼儿女们用饭,便不再多提一句废话。()

    庄承荣看戏到这份上,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其实他当日与虽打着压制沈昭英而抬沈昭宁的主意,不过心间还是有些犹豫的。

    如果庄承荣没有做皇帝,他自然在情感上要偏向与妻子感情好的沈昭宁,希望沈家由他接手,不过如今万事一旦与皇家权势沾上了边,有些事情便不能随着他的性子来了。

    沈秋君做为皇后,只有他的爱重还是不够的,因为他希望沈秋君与自己一同并肩俯视这大齐天下,这样就必须要有强有力的娘家人才能不被朝中大臣看轻。

    如今沈侯已经年老,沈秋君要靠的唯有两位兄长,偏偏当年沈侯就给两个儿子定了位:大儿子是要继承自己的爵位,亦有衣钵之意,故沈昭英长年在外历练,而次子沈昭宁则留守京城,既能就近孝敬父母,也能搏个富贵无忧。

    这样倒也算是内外皆有靠,只可惜能作为沈秋君最大臂膀的沈昭英却与沈秋君关系不和,偏沈昭英倒是个极有运气的,这次与北蛮一战,算是让他坐稳了爵位,且亦稳固了他的势力权柄,而沈昭宁的力量有些薄弱,最多做个守成的富贵侯爷,故庄承荣不得不考虑让沈昭英作妻子的强大的后盾。

    开始庄承荣还抱有一丝幻想:沈昭英当日既然弃了贤王,那么聪明的话,就该知道要攀附沈秋君的,哪里想到这沈昭英倒是个有点韧性的,直到如今仍是不改对沈秋君的态度,既然如此也就怪不得他按原计划算计沈昭英了。

    庄承荣不过是在脑中急速过了一下,也就一瞬间的时间。接着他拍着沈昭英的肩膀哈哈笑道:“不过是一家子随意说话罢了,哪里就扯到什么干预朝政的事情上来了,你也太小心谨慎了。”

    沈昭英忙干笑道:“都道长兄如父,说句大不敬的话,皇后娘娘到底是我妹妹,虽说出嫁了,可这有什么事情不妥的,我能劝谏的还是该劝谏一二的,皇上都说是家宴,臣更该如此才对。”

    庄承荣笑道:“好一个长兄如父。我这里正好有一件事情有些不好决断,一会用过饭,你我君臣二人好好商议一下才好。”

    沈昭英忙起身笑道:“谢皇上赐宴。臣已经吃好了,还请皇上请管吩咐。”

    沈秋君早就知道缘由,方才沈昭英的一番言行,已经让她认识到自己仍是不容于沈昭英之心的,便也就任由庄承荣施为了。

    君臣二人饭毕来到御书房。沈昭英看着庄承荣面上带笑,眼神中却似带了一抹算计,不由心中打鼓,不等庄承荣说话,自己忙上前笑道:“不知皇上有何不好决断之事,臣若能帮皇上排忧一二。必不敢推脱。”

    庄承荣笑道:“这事还真只有你能帮朕一把啊。”

    见沈昭英一脸洗耳恭听的样子,庄承荣叹道:“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忧愁的正是前贤王妃的事情。她到底是你的亲妹妹,皇后的胞姐,这如何处置她,实在是难坏了我。”

    沈昭英心中一惊,忙道:“如今废太子贤王等人已问罪。此事便算是结束了,怎么她身上还有悬而未决之事?她不过是一介后宅女人。男人争权夺利的事情,*何事,况且她也已经被贬为庶民,如今不过是寄人篱下苟延残喘罢了。”

    庄承荣见沈昭英一脸急切,便端了茶水来慢慢饮啜,直到沈昭英心中没底,面上越来越慌乱时,他才徐徐说道:“她到底有没有参与其中,我看在皇后的面上,也没有去查,到底是亲戚一场,一些事情上该留情面还是要留情面的,只是当日朝中大臣奏请遣散发嫁他二人的妻妾时,他们说的振振有词,我虽为皇帝,却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行事,驳不倒便只好同意了。如今废太子的妻妾早就发嫁了,而贤王这里却……”

    沈昭英一听,心中更急了,这庄承荣发嫁废太子与贤王妻妾之事,他因为关心妹妹之故,自然对此事亦是十分关注,但是现在妹妹如何能再嫁,他沈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且不说沈丽君本就是贤王元配,如今贤王尚在人世,沈丽君身边还有一双成了年的儿女,这把年纪还怎么能出嫁,又哪里去寻那与妹妹身份相匹配的人去?只怕到头来,就如同废太子妃一样随意被官府发嫁给那乡野村夫,沦为众人的笑柄。

    沈昭英想了一下,忙禀道:“这事万万不可行,她不能就这么随意被发嫁了,皇上当日网开一面,沈家算是保住了一点颜面,对皇上自然是感恩戴德。如今已经过去多时,再行此事,只怕会让皇后娘娘面上无光,我相信皇后娘娘也必不想看到她一母同胞的姐姐沦落到那等境地的。”

    庄承荣似笑非笑地看了沈昭英一眼,说道:“皇后自然是没少求了情,不过这到底不是家事,而是国事,容不得她出面干预。俗话说的好,这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我就大喇喇在朝中对众臣说道:这是皇后的亲姐姐,所以我以前的政令不算数?这可与你所说的女子不得干政相违背,岂不是坏了沈家的家风?”

    沈昭英见庄承荣拿自己方才的话来堵自己的嘴,倒一时沉默不知该如何为妹妹求情了。

    庄承荣见状,又笑道:“不过你说得也有些道理,毕竟大家亲戚一场,如果大姐真被官府胡乱发嫁了,沈家面上无光,皇后也失了颜面,我脸上也没光彩。”

    沈昭英不由惊喜地抬头,问道:“那以皇上的意思……”

    庄承荣笑道:“其实她们其中也不是没有例外的,例如那贤王妾室之一的边氏,就因其父兄以前程换得自由。”

    沈昭英心中一凉,庄承荣这是要打压皇后母族吗?边家在京城算不得什么权贵人家,自然可以轻易把官职舍去,可他们沈家在京城呼风唤雨那么多年,就为了换沈丽君几年的自由,一下子从云端跌到尘埃之中,父亲多年追随太祖和太上皇,自己拼死在战场杀敌立功,就只是为了这个吗?

    沈昭英低头想了一会,说道:“这事臣也作不得主,还须与臣父商量,再则沈家没了爵位官职,变成一介平民,只怕皇后娘娘及太子殿下那里也不好看相,这事还请皇上给沈家一点时间考虑才成。”

    庄承荣暗自冷笑,心中极为鄙视沈昭英既然看不上沈秋君,却又凡到棘手事时总不忘口口声声提到沈秋君。

    庄承荣笑道:“这事我此前也细细想过,永宁侯爷既是太祖和太上皇的救命恩人,又追承他们多年,为大齐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岂忍心让他晚年落得如此凄凉,所以只得作罢,不过你方才说到长兄如父,倒是提醒了我,这才请你过来商议一下。”

    沈昭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庄承荣在打自己国公爵位的主意,心中不由顿时充满了怒火,他就知道庄承荣夫妻必是想悔约不承认当日封赏一事,这个沈秋君真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竟帮着外人算计起沈家的人来了,只怕还是在记恨自己当年的那一剑吧,真是个眼浅的,没有沈家,她以为靠着取悦庄承荣,真能在前朝后宫站得住脚吗?

    只是到底该不该为了沈丽君舍弃爵位呢?沈昭英心中暗暗琢磨。

    沈昭英不由想到昨日见到沈丽君时,她是那么的憔悴落魄无助和可怜,又想到当年二人同在祖母膝下玩乐的温馨融洽,沈昭英在心头暗自叹息道:罢,罢,这个国公看来是庄承荣想要赖了去,自己身为臣子,除了接受又能如何,便是今日不被他拿去,只怕也是保不长远的,不如就借此为妹妹做一点事,就当偿还一点自己对她的背弃吧,至少目前来看,庄承荣还是极想保住沈家的爵位的,自己不过是原地踏步,仍旧做自己的永宁侯世子吧。

    沈昭英在心中一番取舍,决然说道:“既然没有万全之策,臣愿意以当日皇上亲封的国公之位换取沈丽君的自由。”

    说完这句话,沈昭英虽然有些可惜那个国公的爵位,不过心里倒是有了一点轻松。

    庄承荣笑道:“当日我既然说要封你为国公,怎么能自食其言,这个爵位是一定要封的,只是以三代承袭为代价换取,你以为如何?至于失去三代承袭也不过是暂时的罢了,以后等你再立下功劳,再封赏不迟。”

    沈昭英闻言知还能照常受封国公爵位,却是竟外之喜,自然急忙答应下来。

    至此君臣二人皆放松下来,又叙过一回话,沈昭英便告退而去。

    沈秋君看着见庄承荣笑容满面,便问了个详细,又笑道:“我还以你会直接让他以国公爵位来换取呢,没想到只是三世承袭。真没想到你也有手下留情的时候。”(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4章 三世承袭,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