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毕后,照理应该去向皇后谢恩的,不过此时沈秋君正在小厨房里为一家子准备美食呢,早就把沈大嫂母女给忘了个干净,庄承荣本来是想做大爷,一心等着沈秋君伺候的,后来见她因多年不做那边的食物,此时手生地忙乱成一团,便干脆洗了手也来帮忙。()

    宫人们便极有眼色地回避了,将空间让给这不同于一般帝后的夫妻二人。

    那女官见此,便知这位国舅夫人不要说同沈夫人等人相提并论,便是比她女儿石三夫人在皇后心中所占的分量都远远不如,于是便作出决定:“现在皇后娘娘正陪着皇上,暂时没有空闲,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得空,不如夫人先回,我这里会代夫人向皇后娘娘谢恩的。”

    其实这种情况也不少见,若是平日里沈大嫂说不定还会在心里埋怨沈秋君怠慢,不过此时,她是无比的感谢沈秋君没空搭理自己,便忙向女官道了谢,拉着面上似有些企盼的女儿忙忙走了。

    沈大嫂是准备一上了马车,便要好好训导女儿一番的,却不想宫中的都是八面玲珑面面俱到的人儿,那女官虽说知道皇后是不待见卫国公夫人的,不过凡事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卫国公夫人母女到底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现在有矛盾不代表以后不会和好,若是她们和好了,自己倒是落了不是了,所以女官便又派人亲自护送沈大嫂母女二人归家,这也是有例可循的,不算违制。

    沈大嫂怕隔墙有耳,对着女儿也不敢乱说话,只好枯坐在车中,打算回到家再好好和女儿掰扯一番,让她及时的迷途知返,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

    然而她却不知此时沈家已经闹翻了天,因着一系列的阴差阳错,以至于让她白白失去了劝服女儿的机会,只能叹人生无常造化弄人。

    先说沈丽君与兰姐儿到底是王府出来的,事情看得多也经得多,如今见桂哥儿的病总不见起色,比之从前差许多不说,便是比他刚落水那段时间也是弱得很,心里自然便起了疑心。

    再加上程秀梅到底不忍心看着桂哥儿这么一条鲜活的性命,就因为长辈之间的嫌隙,白白折了去,所以也是有意放水,于是,沈丽君母女二人留心观察之下,便不难发现其中破绽。

    无奈的是,沈大嫂做主母当家作主这些年,驾驭奴仆的手段还是有的,故沈丽君母女虽心有怀疑,却一直不得机会探查。

    偏今日恰逢沈秋君召见沈大嫂母女,倒让沈丽君得了机会,拿了当年贤王妃的雷厉风行手段,再加上兰姐儿在一旁相佐,和程秀梅的放任,不过才半日时间,便查明的事情的*。

    沈丽君只觉得浑身冰冷,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她最为信任的娘家,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差点把命丢在这里,更没想到当年那般要好的大嫂,会狠心到要毁去儿子。

    想到无辜的儿子竟被人如此对待,沈丽君xiong口直发痛,心也碎了。

    兰姐儿急忙扶住摇摇欲坠的母亲,劝道:“现在不是生气伤心的时候,得赶紧趁她不在府中,把事情闹起来,不然等她一回来控制了局面,我们不仅白忙活一场,以后的日子更是艰险。”

    沈丽君得女儿提醒,也明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又知道如今祖母是不管事了,便是管也少不得袒护大哥一家,于是便提了一干人等,直奔沈夫人所居的主院来。

    沈夫人如今年纪已长,精神有些不济,而程秀梅这些年一直照料府务,办事很得她的心,所以自沈昭英被封卫国公、沈昭宁被封世子后,便索性将府务全交给了程秀梅,她只安享天年了。

    今日听见大女儿主动前来见她,沈夫人只当沈丽君已经看开世事,不再躲在院里自怨自艾,倒满心里为她高兴,想着母女二人多日未曾见面,心中倒也着实惦记,便亲自站起身来迎着女儿。

    哪里想到大女儿一进门,便满脸泪痕,扑倒在沈夫人面前,痛哭道:“母亲,求你救救桂儿吧,救救女儿一家吧,女儿在这里实在是活不下去了。”

    沈夫人大惊,忙道:“可是桂哥儿身子又不好了?快让人拿了我的帖子去太医院请太医来。”

    沈丽君呜咽着摇头道:“不中用的……”

    沈夫人忙道:“我看桂儿虽身子骨不结实,却是个福泽绵长之人,你不必着急害怕,凡事有太医呢。”一边说着一边又命人:“去把那几位常来的太医都请来,只怕府里的药材未必够使,请他们多带些来,事情紧急,以后必有重谢。”

    丫头们忙答应着去了前边传话,兰姐儿此时却在后面说道:“是有人存心要取了他的性命,太医来了也是不管用的。”

    沈夫人闻言大骇,急声问道:“难道是皇上?这不可能啊,桂哥儿一向纯良,身子骨又不好,向来不曾掺和到那些事里去,当日皇上早就查明了,也许诺不会难为桂哥儿的,怎地出尔反尔?快别哭了,你快些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若真是他出尔反尔,母亲这就进宫去求皇上皇后去。”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说,沈夫人的这一番话,未免有些狂妄了,实则是因为她向来心疼外孙不会吃饭时就开始灌药了,况如今又在她膝下生活一年多,越发的疼爱这个温良懂事的孩子,如今听说皇上要取他性命,心里早就急成一团,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再则虽然庄承荣生性冷情,只认沈秋君为这世上唯一亲人,碍于沈秋君的面子,才对沈家人略恩宠些,不过因为当年沈夫人的一裘之赠,让庄承荣意外享受到被母亲关怀的温暖,并一直念念不忘,再加上沈秋君的影响,所以庄承荣对沈夫人一向极为尊重,所以时时处处都给予沈夫人以殊荣。

    因为庄承荣不曾纳妃,宫中统共只有那么几个主子,所以庄承荣便特意拨了几位医术高超的太医专供沈夫人使用,又特意交待,但凡沈夫人所用之珍稀药材皆由宫中所出,对于沈夫人假公济私给了桂哥儿,庄承荣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丽君听得母亲的一席话,越发为儿子委屈起来,儿子在权势倾轧中尚且毫毛无损,如今反倒在自己亲人这里差点丧了命。

    兰姐儿见母亲只管呜呜咽咽地哭泣,自己倒先不耐烦起来,这样下去,万一沈大嫂回来,那些家下人只怕在其yin威之下改了。,自己一家倒是白忙活了。

    兰姐儿想到这里,忙上前一步跪在沈夫人面前,将桂哥儿如何被珍姐儿的丫头推下水,如何因着了凉身体病弱下来,请的大夫又如何的不济,以及今日才发现沈大嫂竟控制了她母子所居的院子,并拿了不中用的药替换下了那些珍奇药材,以至于耽搁了桂哥儿的病情,等等,一一详细说了出来。

    沈夫人越听脸色越白心里越凉,虽然只是兰姐儿的一面之词,但看着院里跪着的下人出来作证,由不得她不信。

    爵位的传承是何等的重要,沈夫人心中自然十分明白。那日接旨时,沈大嫂看向沈丽君的目光是何等的怨恨,沈夫人也看得很清楚,只是她实在不好贸然干预。

    而且在沈夫人心中,只以为沈大嫂是免不了对沈丽君冷嘲热讽,或许也会寻故难为沈丽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是沈昭英被皇上算计了,可表面上得了好处的沈丽君,她总要为这个好处付出点代价的。

    况且这本就是个不好解的死疙瘩,沈夫人左想右想后,亦是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去解开,只盼着卫国公府早日建好,大儿子一家搬出去,两家不见面,时日长了或许会有所缓和。

    再则这段时日,府中一片风平浪静,沈夫人虽不信沈大嫂认了命,却也以为是沈昭英因兄妹情深,管制住了自己的媳妇不许难为沈丽君,可沈夫人万万没有想到,沈大嫂竟然会另辟蹊径,把手伸到了桂哥儿身上,实在是歹毒至极。

    沈夫人直气得浑身乱战,因此时沈大嫂不在府中,她便命人叫过程秀梅,斥责道:“我把侯府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管家的?桂哥儿落水之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还没老糊涂呢,你就学会了欺上瞒下了。倒是白白耽搁了桂哥儿的身体,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看我饶不饶得过你。”

    程秀梅早就得了消息,事到如今,她倒是巴不得沈丽君把事情闹出来。

    毕竟如果真被沈大嫂得了逞,沈大嫂倒是可以两手一拍,搬到国公府做她的国公夫人去了,倒是留给自己一个烂摊子。

    不管怎么样,桂哥儿都是在永宁侯府出的事,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害了的,再怎么说自己这个侯府主事不知情,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庄承荣可以借刀杀人不念亲情,可公婆却是会心疼女儿外甥的,到时追究起来,自己怎么也脱不了干系,只怕要落得个两面不是人的境地。(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7章 事迹败露,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