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姐儿忙不迭地笑道:“没什么好为难的,我想姑母也喜欢小辈们亲近的。”

    环姐儿做事倒不含糊,进了宫后,先是代石府谢过沈秋君的赏赐,又向沈秋君言及妹妹的意思。

    沈秋君虽然不喜大哥夫妻二人,不过对于小辈倒也没想着要一竿子*,况且沈昭英一家的前途也就止步于此,如果这珍姐儿也是个可人疼的,扶持一二倒也未必不可,于是便痛快地答应下来。

    到了那日一大早,环姐儿便来接妹妹了,沈夫人对于这样事也是乐见其成的,不管孙女是出于什么心思,只要她与女儿交好,对于哪一方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祖孙二人对珍姐儿的装束亦是满意的很,俏丽而又活泼,任谁见了都喜欢。

    一时上了车,环姐儿犹道:“到底是年轻好,姑母就总说我嫁了人后,人就变得没什么趣味了,宫里又是那样谨慎的地方,越发让人腻味,如今你这一去,只管说笑,不要拘着,保管姑母喜欢。”

    珍姐儿闻言甜甜一笑,说道:“姑母与咱们到底是骨亲,便是有什么不妥,我想她也能担待一二的,我就是怕见到皇上,到时万一失了礼节,被怪罪可怎么好?姐姐到时一定要提点着我才好。”

    环姐儿帮妹妹整理了发钗,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有女眷进宫,皇上很少会到后宫来的,我进宫多次,基本上还没遇见过他呢。”

    珍姐儿闻言心中若有所失,环姐儿只当妹妹仍在担心,怕她紧张,便有意放轻松,笑道:“遇到了也没什么。你只管在一边低头行礼就是了,他是皇上,那眼睛自然比寻常人要高,在后宫只怕除了姑母绝对死亡游戏。他谁也看不到。”

    珍姐儿轻笑道:“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然真怕出什么差子,到时再连累父母,我的罪责就大了。”

    环姐儿劝慰道:“你能这样想。姐姐便知你定是个稳妥的,放心,你一个姑娘家能出什么大纰漏,只要牵扯不到前朝事。一切有姑母呢。”

    说话间,姐妹二人便到了宫里,早就有女官候在那里。环姐儿一边拉着妹妹上了车驾。一边随手递给女官一个精美的荷包,笑道:“这是宫外新时兴的,送给大人把玩吧。”

    那女官忙扶着她二人上了车驾,自己跟在车窗旁服侍,笑道:“石夫人真是有心人,外面有什么好玩好用的,总忘不了下官。倒让下官怪不好意思的。”

    环姐儿亦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大人在宫里什么没见过,这也不过图个新奇罢了,况且姑母身边有大人尽心服侍,我们作小辈的,在外面也安心多了,这点子东西也不过略表些心意罢了。”

    女官听了,笑叹道:“怪不得娘娘时常夸赞夫人贴心呢,也实在是纯孝至极。”

    这二人谈得兴起,倒是旁边坐着的珍姐儿,见到姐姐竟然还要讨好一个宫人,心里着实有些替她委屈,心中更为怀疑众人口中所赞扬的皇后治宫严谨的话来。

    一时到了寝宫,姐妹二人下了车进入殿中,拜见了沈秋君。

    沈秋君让宫人退去,只留了几个小宫女伺候,看着环姐儿,笑道:“我见她们都一脸的欢喜,不知你这散财童子又散去了多少银子?”

    环姐儿笑道:“姑母别把她们说得见钱眼开似的,她们哪里缺钱,不过是看重我的这个心意而已,我花费不了几个钱,她们得到重视心里高兴,我也得了便宜,大家都乐呵呵的,何乐而不为呢。”

    沈秋君笑道:“等你嫁妆银子挥霍没了,看你怎么办?”

    环姐儿拉着沈秋君的手,笑道:“这点子钱伤不了我的根本,况且有姑母在呢,我怕什么。”

    沈秋君嗔道:“可别打我的主意,我可没让你手中如此散漫。”又对着珍姐儿笑道:“将来可别学你姐姐。”

    珍姐儿见沈秋君对手下人讨要赏钱心知肚明,却不作为,任由姐姐吃亏,早就有些意见在腹中,不过面上却仍是保持着甜甜的笑,此时见沈秋君如此说,便只抿嘴腼腆地笑了笑。

    沈秋君因着前次见面,对珍姐儿的印象倒是不错,便叫了她到跟前来,正欲说话时,却见殿外女官前来回道:“新受封的朱将军前来拜见娘娘。”

    沈秋君倒没想到朱思源这么快就来拜见自己,不过已经过来,便没有不见的道理,于是对环姐儿姐妹笑道:“这可是我们大齐朝第一位女将军呢,一会引见给你们认识认识。”

    环姐儿便站起身来,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只是今日却不好。她来拜您是国事,我们进宫是家事,怎可搅到一处?不如我去表妹那里坐坐,上次进宫也没怎么陪她玩,如今还怪想的呢。”

    沈秋君略一思索,点头道:“也好,她正惦记着你呢,本来还想着等我们说完话,就让人带她来,也省得她象上次一样,总在一旁闹腾,光顾着哄她去,倒让我们不能尽兴说话。”

    环姐儿笑道:“小孩子还不都是这样。”说罢,便带着妹妹随同宫人往公主殿中而去,这边朱思源也一身戎装走入殿中。

    沈秋君与她早年本就相熟,如今又多了对她的景仰,而朱思源则因多年沙场征战,性子更加的豪爽,几句话下来,见沈秋君的性子并没有改变多少,越发去了拘束。

    君臣二人先是追忆起当年的往事,又随意聊起故人,后又说到东部的军事上来,越聊越投机,一个上午便这样过去了卡途。

    一直到了饭点上时,因谈到军事上来,沈秋君不好叫环姐儿姐妹二人上来,便让女官好生去女儿房中陪着,自己则陪着朱思源边吃边聊。

    环姐儿自己有儿有女,见到小孩了便想哄逗一番,况且又是自己的小表妹,越发玩在一处去了,此时见不必去前殿,也不在意,只一心哄着小表妹吃饭。

    倒是珍姐儿却觉得自己姐妹又被怠慢了,因为她认为沈秋君要见朝臣,便不该让她们今日入宫,两相冲突,既然如此安排,只怕是为冷落她们姐妹寻借口而已。

    再则她到底是个姑娘家,本身还是个大孩子呢,如今还要哄着一个小孩子,自然只觉累赘不觉得有趣,如今看到姐姐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一个小奶娃,心中便升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悲凉来。

    况且她好容易进宫一次,难道只是为了白白花费一天的工夫哄个小奶娃?

    珍姐儿越想越心烦,便对姐姐说道自己想在殿里闲逛一下。

    环姐儿见到妹妹面带不耐,想到自己为姑娘家时,就算是自己的亲弟弟,也是极不乐意哄的,所以对妹妹的心情倒也能理解,只是自己此时不方便离开小公主,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宫中乱闯,不由面带难色。

    倒是那接了环姐儿荷包的女官见此笑道:“下官正好要去御花园采些鲜花来给公主赏玩,不如请沈小姐陪我一起去吧,你们与公主到底是表姐妹,只怕挑拣的花儿更合公主心意呢。”

    这女官是皇后宫里的人,与自己的关系一向又好,环姐儿自然极为放心,便忙谢过女官,又交待了妹妹几句,这才放珍姐儿出去。

    那女官倒也尽责,一路行去,不时指点些美景请珍姐儿欣赏。

    珍姐儿初时在这金碧辉煌鳞次栉比的宫殿中行走,心中尚有几分忐忑,不过时间一长,便想到这若大的后宫,只有皇后一家居住,并无其他妃嫔,而皇子们都在前边读书,公主自在殿里与姐姐玩耍,自己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不多时终于来到御花园,只见满园子的花儿争奇斗艳姹紫嫣红,那女官便交代了几个小宫女去折花,她自己则引着珍姐儿观赏各种的奇花异草,倒让珍姐儿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珍姐儿置身于此情此景,暗自感慨,怪不得那么些女子对进宫趋之若鹜,且不说将来为后为妃给家族增添荣耀,而这原本便是人间的天堂。

    这时珍姐儿却发现在这花团锦簇的园子一角,竟然种了一*的指甲花,虽然品种花色繁多,但在这奇花烂漫佳木葱茏的园子里,却显得太过平淡和违和。

    女官看到珍姐儿面现奇色,不由笑道:“这园子什么花都可折了去,只这凤仙花却不可随意碰的。”

    珍姐儿奇道:“看着与外面的倒也没什么区别,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珍奇之处?”

    女官闻言面上便带了与有荣焉的神情,笑道:“只从一个凤字上便可见端倪,这是皇上亲自为娘娘栽种,以供娘娘染指甲所用的,旁人怎配碰触呢。”

    珍姐儿的心不由地颤动了一下,忍不住拿手指轻轻摩挲着身旁的凤仙花,轻声道:“没想到皇上竟然会……”

    虽然珍姐儿话未说完,女官也点头赞道:“娘娘乃是天下之母,福气自然非凡人能相比的。”

    就在这时,却听一个男子清冷的声音传来:“谁站在那里呢?”

    众人闻言看去,慌忙低身行礼道:“见过皇上。”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2章 二次进宫,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