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正是大齐的皇帝——庄承荣。(文学网<a href="“珍儿拜见小姑父!”

    庄承荣闻言倒不由怔了一下:“小姑父?”

    如今他可是皇上,任谁见了他都要下跪口呼皇上万岁爷的,这种百姓间的称呼,他倒真是陌生的很了。

    这时珍姐儿已经抬起头来,含笑的眼睛晶莹澄澈,灵动之极,整个人带了一种天真烂漫之态,庄承荣看着她酷似沈秋君的面容,越发惊奇起来:“你是什么人?”

    珍姐儿面上便带了一丝娇憨顽皮:“回小姑父的话:永宁侯是我的祖父,皇后娘娘是我的姑母,卫国公是我的父亲。我的闺名叫做珍儿。”

    庄承荣这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原来是沈昭英的嫡次女,怪不得与沈秋君如此相似,便说道:“你倒是个胆大的,竟然只行家礼,不行国礼,如今这天下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在朕面前如你这般任意的。”

    珍姐儿便又行了一礼,笑道:“我只是一个闺中女子罢了,并无官职在身,今日又是来见姑母。只说亲情,不是国事,如今见到小姑父。自然行的是家礼了。”

    庄承荣便笑道:“说了这么一大通,原来你是来讨官职来了。”

    这时倒是跟随庄承荣而来的小内侍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庄承荣,又细细看了一眼珍姐儿,心中大惑不解:对着这么一个世间不可多得的俏皮美貌小姑娘,且又是皇后的娘家侄女。皇上怎么越说越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哦,是了,皇上本意要打压卫国公,如今他女儿这一番倒隐隐有些为父讨情的意思,无怪乎皇上语气不对呢。

    小内侍不由沾沾自喜于自己这些时日没白待在皇上身边。对于皇上的言行还是能了解几分的。

    说起来小内侍却只说对了一部分而已。

    庄承荣初见到珍姐儿时,先是大惊,后见她如此娇憨烂漫神采飞扬。又因其酷似沈秋君,这心里倒还真多了几分亲切感,可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欣赏羡慕珍姐儿的灵动活泼,原因正是因为自己与沈秋君在年少时都欠缺这些少年人本该就有的特征。

    他倒也罢了。被母亲抛弃,被父亲迁怒。受兄弟的欺凌,哪里能开心的起来,可是沈秋君却不同,她出身世家,父母疼爱,本人又品貌极佳,可是少年时的她却总是一幅老成模样,心里仿佛藏了很多的心事,绚烂年华活得却如历尽沧桑的妇人一般。

    想到这里,庄承荣的心便阵阵疼了起来,便是现在沈秋君活得恣意开心,可她终究错失了一段本该最为眩目的美好年华,这一切却是因为当年山神庙的遭遇、沈丽君的无情算计和沈昭英的赶尽杀绝而遭到无情的扼杀。

    人总是愿为自己开脱,而将过错归于他人的,庄承荣也不例外。

    他知道那年山神庙之事对沈秋君的影响,却也知道这件事在沈秋君的内心深处,并不是一件让她感到不能启于齿的羞耻之事,反而是她身为将门之后的一种磨练与荣耀,只是受世俗偏见所宥,这件事不能在人前提起,而且想到他二人再次相见时,沈秋君亦曾活泼跳脱,只是不过才半年时间,因为沈丽君和沈昭英之故,沈秋君本该肆意挥洒的少年时代便终结了。

    庄承荣看着面前的珍姐儿明显是得了家人宠爱不知愁滋味儿的幸福模样,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愤恨:自己与玉姐姐少年时期过得那样愁苦,她凭什么得上天如此厚爱,活得如此恣意烂漫?

    如果是别人倒也罢了,偏偏竟是沈昭英的女儿!

    庄承荣的心里更加的不平衡起来,他沈昭英自己的女儿是珍宝,沈秋君就该为了别人的过错,险些被他取了性命去,想到那几年就因为沈昭英的一剑,害得沈秋君雷雨之夜不得安眠,害得自己成亲好几年不得洞房。

    这时庄承荣又想到因着血亲之故,沈丽君一家还在永宁侯府过着逍遥的日子,越发恨得牙根痒痒,再看珍姐儿时,便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实在刺眼的很,如果不是因为沈秋君之故,她一个臣子的女儿如何敢在自己面前如此从容不惧,凭什么那些人害了沈秋君,如今却还能借她的光活得风光荣耀?

    可怜珍姐儿哪里知道庄承荣在这短短一刹那间会有这么些的想法,她此时已经沉溺在庄承荣那双含笑的凤目之中。

    珍姐儿定了定心神,不让自己被庄承荣发现自己的心思,她眨了眨美目,秋波流转,笑道:“小姑父说笑呢,我一个闺阁女子讨得什么官职,不过话又说回来,今日与小姑父初见相见,小姑父作为长辈,是否该给珍儿见面礼呢。”

    庄承荣心中冷笑,说道:“今日出来的匆忙,没有准备,等得了空,必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珍姐儿便俏语笑道:“恕珍儿说句大不敬的话,小姑父身为皇上赏的东西必是名贵价值连城的,可是珍儿不爱这些,珍儿看重的是亲情里的有心而已,所以比起金银器物绸缎布匹,倒不如眼前的一花一草更让喜欢呢。”

    说到这里,珍姐儿又俏皮地拍手笑道:“我想到了,为防小姑父将来赖了我的见面礼,不如就在这御花园中选一物好了。可是我只是一民间的丫头,也消受不起那些奇花异草,小姑父不如将这园里的凤仙花赐几株给珍儿可好?”

    本来女官见珍姐儿天真烂漫,而宫中最缺的便是这种性格,心里也生出几分喜爱来,虽然这与她方才的表现不太一样,不过想着可能是初进宫拘束的缘故,且又见皇上也一脸笑意地站在那里与珍姐儿说话,她便也当小妹妹一般地看待珍姐儿,可当听到珍姐儿开口讨要凤仙花时,女官的目光便幽暗了下来。

    珍姐儿哪里会注意一个女官的神色变化,此时她看着庄承荣的美目中流露出渴望得到赏赐又怕被拒绝的目光,神情也带了一丝央求的楚楚可怜之态。

    庄承荣的眼中此时却变得冰冷,干脆利落地拒绝道:“不好。”

    珍姐儿眼中顿时充满了震惊和不解,她不明白,方才明明好好的,为何只一转身的工夫,庄承荣便似由和煦的春风变成了冬日的寒冰。

    而接下来庄承荣的话便是如冰刀割向她的心,只见庄承荣冷酷地说道:“卫国公夫人是如何教导女儿的,如果不会教导就不要随意放出来,免得坏了沈家的名声。一个堂堂的千金小姐,竟然可以厚着脸皮明目张胆地向人讨要礼物,更何况我与你不算是至亲,应是在回避之列,你如何就跑到我面前来又说又笑,视礼节为无物?”

    珍姐儿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番精心的作派,竟得了庄承荣如此的贬斥,顿时呆住了。

    庄承荣又道:“只可惜了皇后,其品德礼数堪为天下表率,竟会有如此一位不懂规矩不知廉耻的内侄女,实在不幸直至。哦,对了,朕倒忘了,卫国公夫人的规矩也不怎么好,不然怎么就三番五次地被关到祠堂去了呢。估计现在还在那里以叩谢天恩的名义在祠堂里面壁思过吧,如此自然没工夫管教了,就算有工夫管教,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教不出什么好来。”

    珍姐儿心中冰凉,不敢相信地看着方才还对着自己笑得魅惑的庄承荣会说出如此刺心的话来,如此想着,如珍珠般的泪珠便在眼框中打转,她直觉定是沈秋君在庄承荣跟前吹的风,不由呐呐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母亲那要做是有她不得已的原因的,小姑父不要轻信人言。”

    庄承荣冷笑道:“我轻不轻信人言有什么,这事横竖与我无关,桂哥儿早就不再是庄氏子孙,你母亲要害也是害得沈家的血脉,你在这里向我解释,倒不如想着如何向沈家人解释更适当吧。”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3章 讨凤仙花,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