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景周每每去李瑶琴院里,不是被撵了出去,便是得到李瑶琴冷若冰霜的对待,每当这时,他会也心里发狠,明明是妻子有错在先,如今倒是自己理亏了。【小说阅读文学网】

    可每当他因心冷去了梦儿的院里,虽可享受梦儿全部的尊崇和贴心的服侍,但眼前总会闪现着李瑶琴的悲苦,觉得妻子就算是心意不定,到底没有真做出什么来,倒是他却实实在在背叛了他们感情,这让他心里内疚不已。

    但真让他把梦儿送走,他又着实做不出来,一来他贪恋梦儿带给他的那种全心依赖的感觉,二来他觉得唯有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才能*到李瑶琴,使得她在心里重视自己,这样让他在心痛之余又有些痛快。

    而李瑶琴则在过了最初痛恨林景周的时段后,想到的便是他的好,心里也有些悔意。

    可是每当看到林景周时,她又忍不住想林景周是刚从别的女人院里来的,便忍不住恶心,如果他爱自己就该让那梦儿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所以自然没有好心情对待丈夫,但真看到丈夫走了甚至是去了梦儿的院里,她的心里又是满满的愤恨与难过。

    夫妻二人彼此折磨了几年,俱是心神疲惫,林景周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于是在儿子成亲后,向皇上请求前去边关驻守,这一去就好多年不得归来。

    而在林景周不在京城的日子里,李瑶琴也在不断地反思自己这一辈子的生活,她不由感叹真是穿越小说害了自己。

    在那些穿越小说里,哪个女主不是身边围着众多的青年才俊,一个个为了得到美人心什么都可以放弃,而女主总是在挑挑拣拣,暧昧不清。但那些男主男配们却统统无视,只会使出浑身解数,以求抱得美人归。

    更奇特的是,在这个规矩森严的古代,女主与众男纠缠还能不坏名声的,背叛了男主男配也只是因为男主男配做得不够好,女主完全是无辜的,这明显是作者在意淫,可偏偏自己竟拿它做了教科书。

    更可笑的是,自己颠倒了前后顺序。挑拣应该是在出嫁前,而且感情也不是靠挑三拣四得来的,并且一旦出嫁。便要遵守婚姻的规则,忠于对方。

    可笑自己当年因太过虚荣,只计较了利益得失却将感情之事看得轻了,故没有勇气拒绝这门在世人眼中极佳的亲事,以至于婚后与林景周不能举案齐眉。偏林景周又是意志不够坚定的古代男,终是让一个梦儿插了进来。

    夫妻之间有矛盾不要紧,只要有爱总能解决,可是平白插入一个第三者,便如一根刺插在两人心间,稍一靠近。便刺得心痛。

    如此一来,夫妻二人因数年才得见一面,或许是因着距离产生美。夫妻二人倒是能和睦相处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梦儿因思念林景周病逝之后。

    林景周去边关时,思量再三,终是没带梦儿一同走,当他得知梦儿病逝后。心中颇是复杂,自己终久是害了她的一生。

    因为梦儿无所出。不出几年便被众人遗忘了,好似府中并无这么个人一般,世人也只看到定国公林景周与夫人一生恩爱,定国公夫人李瑶琴也成为除懿宸皇后外,让无数闺中少女羡慕的对象。

    且因林景周父子的功业和蓉姐儿的出众,又让京城众人觉得李瑶琴主持后宅亦是功不可没,这夫妻二人果是天作之合。

    李瑶琴知道丈夫怀疑是自己对梦儿下的手,她也懒得解释。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那个梦儿明知林景周是有妻子的人,却还要凑上前来,偏林景周宁愿让那个小白花日日在自己跟前装柔弱无辜膈应自己,也不愿送走或带她去边关。

    李瑶琴还真没把那个梦儿放在眼中,她不会去难为她,却也不会大度地去照拂她,只是这大宅院里向来捧高踩低,况且是一个无儿无女又不是家生子,梦儿的结局自然可想而知了。

    李瑶琴如今也淡看那些虚名荣耀,只希望赶紧过完这一生,将来能重生到现代,再也不要投身到古代吃人的深庭内院里来。

    想到这里,李瑶琴不由羡慕起沈秋君的好命来,庄承荣身为皇上竟能做到一生独爱她一人,即便帝后二人也曾兵戎相见,但仍能立马雨过天晴,和好如初,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庄承荣从来不给任何女子机会,因为没有外人横亘在内,夫妻间自然可以万事好商量。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在京城人看来,林景周得享齐人之福倒也罢了,关键是定国公世子夫人独宠的神话被一个长相似她的小姑娘给打破了,也给珍姐儿竖起了一个榜样。

    环姐儿姐妹二人一言不发地回到永宁侯府,先去见过沈夫人后,因环姐儿有话要对祖母说,便让珍姐儿先回自己院里休息。

    珍姐儿这一次进宫也确实心力疲惫,便向祖母告了罪,先行退下。

    珍姐儿刚走到花园子里,顶头便遇到了兰姐儿。

    兰姐儿看到表妹一脸的灰败疲惫样儿,便知她出师不利,不由笑道:“早上我便说你这样子怕是不成的,如今看来倒果被我给言中了,对于如今皇上,我可比你要了解的多。”

    珍姐儿冷笑:“事后诸葛。”

    兰姐儿便道:“不要小看了我,你今日的情况不外乎两种,一是精心装扮一番,却没有机会见到皇上,白白费了心思。二是见到皇上,只怕也没引起他的注意,哦,说不定是被他训斥一番呢,如果被训斥,皇后也必会知道,说不得要赐婚于你呢。”

    珍姐儿不由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兰姐儿:“你是如何知道皇斥责于我,以及皇后要过问我的亲事?”

    兰姐儿见此,顿时觉得这珍姐儿并不是皇后的对手,当然表妹输了,于她也没什么影响,但一旦表妹凭着青春活泼胜了,借着这么一个蠢人,她倒能更好地做自己的事了。

    兰姐儿笑道:“皇后少年老成,年纪轻轻便是一脸的暮色,若没有几分手段,皇上岂能十数年守着她,且又因这十数年的习惯,自然只爱她这一类型的人,就如定国公世子纳个妾也要照着夫人的样子来找,都是一样固执的人。这乍见了不同的女子,心里自然是接受不了的。”

    珍姐儿嗤道:“我可不耐烦做别人的替身。”

    “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影子的,”兰姐儿微笑道:“这不过是权益之计,只有让皇上接受了你,你才有机会展现你自己的魅力所在,让皇上明白原来天下间还有比皇后更有趣味的人,这样你才能打败皇后并取而代之。”

    珍姐儿细思也觉得有道理,又狐疑道:“难道你真要帮着我,我可不相信你有这好心。”

    兰姐儿叹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如今我也不得不实话对你说了,你的父亲有意把你许配给我弟弟,如今我们一家只求在府中苟延残喘,哪里还敢招惹你这尊大佛,我还真怕弟弟因此把命搭上,可是如今皇后既然提了你的亲事,我就怕她顺水推舟一箭双雕。”

    珍姐儿心中大骇,她就知道兰姐儿不会有那等好心,但她不相信父亲会狠心让自己嫁一个朝不保夕的病殃子,可是兰姐儿在这件事上是没有说谎的必要的,看来事情是真的了。

    珍姐儿忽然觉得心中凄凉,她原本以为可以是自己终生依靠的父母,如今竟是统统靠不得了,想到这里,珍姐儿顿觉失魂落魄,也顾不得兰姐儿,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只是恍惚中走错了路,没有往自己院里去,倒反走向祖母的主院来。

    环姐儿虽然生妹妹的气,不过到底是亲姐妹,故向祖母回报进宫之事时只报喜不报忧,沈夫人听了也极为欣慰。

    环姐儿又道:“姑母一切都好,见到我们也极其高兴,不过倒是有些忧心珍儿的亲事,说是她如今年纪已长,也该早早看着点了,看准了她就请皇上赐婚呢。”

    沈夫人只点头,却不说话,环姐儿只一心想自己的心事,倒没注意到,又小心说道:“今日进宫,孙女才发现妹妹自小长在边关,这规矩上便差了好些,如今借着说亲,还请祖母寻个规矩好的嬷嬷好好教导一番才是。再者,她到底是个要说亲的大姑娘家了,规矩上又欠妥,这宫里向来事非多,以后还是能不让她进宫就不进宫,免得冲撞了人惹来了祸事。”

    沈夫人这时方才叹道:“规矩这事好办,只是她的亲事却有些棘手,昨日你父亲还对我说,要将珍儿和桂儿凑成一对。”

    这时正欲转过后窗进入房间的珍姐儿不由一顿,就听环姐儿惊叫道:“父亲怎么会此想法?桂儿人倒是好的,只是他的身子骨……再则以他现在尴尬的身边,这亲事也不好御赐呢。”

    接着响起沈夫人的话来:“还不是你母亲做下的孽,使得你父亲对你大姑母一家心有愧疚,如果真让他知道皇后许下赐婚一事,怕又要在其中做文章,以正桂儿的身份呢。”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7章 事后诸葛,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