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秋君不由冷笑:“你师弟在你*心中的份量倒是重的很,只是我没有令师的神通,可以预知百年后的事情,我怎知你不是为了救出你师弟而随意编造的谎言,这可是你们师徒一脉相承的传统了。(小说阅读文学网)再则杨家说到底不过是臣子,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会为了他一家而放过你师弟呢。”

    空灵道长笑道:“娘娘的疑问,家师也早就想到了。家师说纵观德妃娘娘的这一生,怕是对当年之事颇多悔悟,而且雪香雪柳两个丫头是娘娘的心腹,当年都因对娘娘的忠心而不幸殒命,想来重来一次,德妃娘娘必会有所补偿的,以一个没对娘娘构成实质性伤害的人,来换取娘娘对忠仆的补偿之心,且又能保得后世子孙江山稳固,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德妃娘娘您说呢?”

    沈秋君听到空灵直呼自己为德妃,脑中只觉轰的一下,炸开了花,半响方平复下来,心中暗道:自己方才猜得不差,那虚清道人果然知道自己前世之事,没想到他倒真有几分神通。

    沈秋君暗自思量:若真是如此,看来他说杨家将蒙冤被灭满门之事,怕是真会出现,前世雪柳为了自己枉自送了性命,自己重生后也曾暗自发誓要一起好好地活着,如今虽说算是实现了,可她的后人真要被自己的后人给诬陷灭了满门,说到底仍是自己对她不住了。

    何况依着这道人所说,杨家不保,大齐江山也不会稳固。虽说子孙自有子孙福。可她心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将家业千秋万载地传承下去的。

    空灵见沈秋君凝思不语。便知*的话起了作用,又笑道:“我*言道,娘娘当日含了怨愤,怕是心中不能平静,后世之事虽因天机不可泄露,而不能使娘娘一睹为快,不过前世之事倒可以让娘娘一观,以解娘娘心中的郁气。”

    看到沈秋君好奇地看向自己。空灵便笑道:“小道临来时,*曾将镇山宝镜交由小道带在身上,说是可以看到过去未来。”

    说道这里,空灵面带赧颜:“只是小道愚钝之资,不能使其显现其功能,倒是小道师弟天赋异禀能将其开启,使娘娘可以看到您前世所遭遇的一切。”

    沈秋君闻言,淡然说道:“不必验证了,我相信你*说的话了。我会放了空渺的,也希望你*能遵守约定。到时帮杨家度过劫难,也解了我大齐之危。”

    空灵有点不敢相信。看沈秋君确实不是说笑,忙喜道:“娘娘只管放心,只要娘娘放过我师弟,将来解劫之事,便会着落在他的身上,只是娘娘确定不去了解当年娘娘遭难之后的事情?”

    沈秋君冷笑:“我了解与不了解前世之事又能如何呢?我不是活在前世,我现在活在当世,便只想过好现在的每一天,至于前世诸人的结局如何,和我现在的生活没有一丝的关系,我没有必要总在心间惦记着前世之事,增加心中的负担,影响了今生的生活。”

    空灵不由赞道:“倒是娘娘心胸开阔,小道自叹不如,佩服之极。”

    沈秋君说道:“不是心胸开阔,而是前世今生的诸人各有其对错,如今也都有了结果,至于前世他们过得好不好,我都已不在意了,我在意的是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今生都是极其幸运和幸福的,若还念念不忘前世的种种恩怨,倒是辜负了老天对我的厚爱了。我还里还有一句带给你*:他是世外高人,不要再插手人世间的事情了,否则好心办了坏事,乱了人间自有的规则,怕会是妨碍到他的修行吧。”

    空灵忙呐呐答应,沈秋君便招手让杨远进来命他放了空灵,庄承荣在院里听了,也就由着沈秋君作主,一时神情有些萎靡的空渺也被放了出来。

    庄承荣便把空灵空渺叫到跟前,说道:“这次皇后发善心放了你们,你们赶紧有多远滚多远,若是再撞到我手中,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们。还有,回去告诉你们*一声: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就在他的深山老林里好好修行得了,不要再出来,更不要再放他的徒子徒孙们出来祸害人间,若是我再听说虚清道长及其门下在那里招摇撞骗,必见一个杀一个。”

    空灵忙道不敢不敢,然后又对杨远叮嘱几句,告诉他世代远离京师,后代或可避过满门被杀的灾难,若是不然,到时自有空渺帮着解去劫难。

    空灵说罢,便拉着师弟赶紧溜之大吉。

    杨远此时回身跪在沈秋君跟前说道:“娘娘为了解杨家后代之灾,而放过屡次针对您的空渺,实在让臣心中惶恐。”

    沈秋君则笑道:“你不必如此,其实对于这等玄幻之事,我也不是十分相信的,但凡事总有万一,倒不好直接否定此事的发生。那空渺是可恨,可他的份量却远远不及你夫妻二人。你跟随皇上多年,出生入死,立功无数,雪柳不仅一直忠心于我,更曾对我舍命相救。你们夫妻对我和皇上如此忠心耿耿,教我如何能眼睁睁看着你们的后代蒙冤被灭门?虽不知这事情有几分真,只求个心安吧,将来万一被空灵师兄弟言中,若能化解,也不枉了我们主仆君臣一场。”

    杨远做为一个曾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人来说,并不相信空灵师兄弟之言,只当是他们为了救出空渺性命而随口胡言的,不过沈秋君的选择,终是说明她更看重于他夫妻二人,这不能不让他感动。

    而雪柳本就是沈秋君身边的忠仆,知道此事后,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直言道:他们愿意为大齐朝边境安稳,世代守在边关,且写下家族遗训。要杨家子孙发重誓世代效忠于庄氏一脉。

    女人有时感性总是多些。沈秋君见雪柳如此。自然也是一番感动,于是又特意让庄承荣搬给杨家一份免死金牌,言明杨家若获罪,也要看在其祖先杨远夫妻的份上,留下一根苗以传继香火。

    为了百年后未必会发生的事情,沈秋君主仆二人竟然如此郑重其事,庄承荣与杨远二人只是苦笑,不得不依了妻子。

    其后。杨远夫妻果然请离了京城,来到边关,尽心守卫大齐边境,屡立奇功,后来被封国公和国公夫人,其后人亦是谨遵祖先之训,一心尽忠大齐皇帝,后来更是在朝中出现*时,进京勤王,杨家也因此出了一位皇后。家族一度达到鼎盛时峰,而所谓的灭门之灾亦因得人相助避了过去。终未辜负沈秋君夫妻和雪柳夫妻的主仆情谊。

    此是后话,不再赘述,只说当日庄承荣留下人来清理静雅山庄,他则同沈秋君母子一同回到京城。

    京城的文武百官们对于皇后母子的动静早就已经知道了,但因是关着皇权之争,在优劣未分又未牵扯到自己时,他们也乐得装聋作哑。

    当听说皇上与皇后携手同归时,他们不由个个张大了口,一时又纠结这皇后太子起兵,他们是否要上斩*呢,看皇上的意思,明显是要化干戈为玉帛的样子,那礼部尚书王青被急召入宫,又是为了哪般呢?

    第二日,一上早朝,众臣心中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

    因为庄承荣颁下一道旨意来:沈秋君乃是得天而授的天命皇后,故其身份地位不同于其他皇后,应与皇帝并肩而站,方不违了天意,故上尊号为“懿宸皇后”,以彰显其地位的尊贵不凡,并在朝堂上与皇帝有同等的权力。

    庄承荣原本认为自己处处高抬沈秋君,世人便不敢小觑于她,但通过炼丹事件,他看出无论自己如何爱宠于她,世人始终把她做为自己的附属,所以才会有沈秋君在庄子上指挥不动人的尴尬。

    可在他的心中,他与沈秋君是夫妻是对等,这样高低立现的局面不是他想要的,况且如果不是因为人们处处把沈秋君看作低自己一等,那么也就不会产生误会,以致于发生昨日的兵戎相见相见了,所以通过苦苦思索,他终于想到这么个办法来。

    这是亘古未有之事,众臣们本能地想要反对,可看到与皇上同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后,他们不得不闭了口,随后在王青一干人等参拜懿宸皇后的欢呼声中,他们也不得不随了众,谁让他们滩上这么一对不靠谱的帝后呢。

    庄承荣对眼前的一切极为满意,又接着追赠皇后祖父为信王,祖母为信王妃,因皇后与沈侯爷的反对,倒没有封赏沈侯,不过却赏了沈夫人见皇上皇后可以不跪的特权,于是沈家一门虽只位居侯位,在京城的风光却是无一家能与其相比。

    至此,御史言官们便只好把参劾皇后太子起兵的折子悄悄烧了,以至于这段史事在后人眼中竟成了一个千古谜团。

    据大齐史记载:高宗皇帝庄承荣虽为懿宸皇后上了尊号,许其参与朝堂之事,但懿宸皇后对朝政之事并不感兴趣,只是在高宗皇帝偶然的行为不当时,才出面劝说,倒让不少大臣感念其慈悲美德,这二圣临朝一时倒成了一段佳话。

    此后十余载,太子可以独当一面时,高宗皇帝便禅位于太子,他夫妻二人则畅游大齐的壮丽山河兼探访百姓疾苦。

    太子即位,是为仁宗皇帝。仁宗皇帝乃是高宗长子,宽和仁厚,上对父母孝顺,下对百姓体恤,中对弟妹友爱有加,又广开言路,积极听取他人鉴言,时人称其有其母的仁德慈厚,又有其父的聪明才智,故大齐朝在其治理更是步入辉煌时代。

    而懿宸皇后沈秋君的传奇经历,亦成了一个不可重复的神话,让无数人津津乐道。。。)

    ps:终于结文了!再写一章番外,就可以解放了,哦耶!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四一章 二圣临朝,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