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不管他庄承荣如何算无遗策,到底不是神人,至于最后谁输谁赢,他还真不敢确定,于是他便想到以子母蛊来制约太子与贤王。

    所以庄承荣命薛神医趁机给沈秋君和贤王下了蛊,同时又找到沈昭宁,把他探知的事情合盘托出,果然沈昭宁也被贤王寒了心,积极主动地寻了机会在太子身上下了蛊。

    后来庄承荣又与沈昭宁议定,由沈昭宁在东宫作内应,与贤王里外呼应,最终让太子输得一塌糊涂。

    庄承荣心中颇有些得意,如今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进行,虽然他身陷囹圄,不过有他大开方便之门,沈昭宁已保得性命无忧,此时又在贤王面前立了一大功,贤王登基时必会有大封赏的,而沈昭宁既然已知事情*,又一向与沈秋君亲厚,将来必会一心相助沈秋君的。

    贤王投鼠忌器,既忌惮沈秋君的命格,却又为了自己的小命不敢真就取了她的性命,他这皇帝想做安稳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庄承荣想到这里,点头笑道:“如此一来,小成子更能多得几分贤王的信任了,一些事情也就能多些方便。如今一切以稳定为主,想来贤王此时正在忙他的登基大典了,登基过后便是册封皇后,我是看不到那一幕了,身着皇后服饰的沈秋君还不知晃瞎多少人的眼呢。”

    那侍卫闻言一滞,低声道:“据小成子打探,贤王心中不喜贤王妃,只准备册她作个普通妃子。而要册封李侧妃为皇后。”

    庄承荣直觉得血涌上喉咙。连声道:“以妾为妻。怎么会这样?当年的霸主如今的沈侯是吃屎的吗,怎么就由着脸面被人踩到地下去?”

    侍卫忙道:“沈侯如今也是没有办法,沈昭宁在那夜殒了性命,不能自辩是忠是奸,沈家如今乱成一团自顾不暇,而且沈侯夫妻心中也是有些怨恨沈秋君的,毕竟沈昭宁是因她而死……”

    庄承荣大惊:“沈昭宁死了?”

    这怎么可能呢,那夜他是在确保沈昭宁安全的情况下。才放心去贤王府见沈秋君最后一面,也是在那夜,他唯一一次动了杀死沈秋君的念头。

    本来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想与沈秋君道别的,哪里想到沈秋君却怂恿他杀死李瑶琴,还道亲手杀死李瑶琴,会令李瑶琴到死都记恨他的。

    庄承荣那时脑中却忽然想到,如果自己亲手杀死沈秋君,那么沈秋君到死记得的将是自己,生前既然不能占据她的心,死后让她永久记得自己。倒也不失是个好主意,至于是爱是恨。却是顾不得,况且有她陪着自己一起死去,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太寂寞,也算是偿了自己今生的心愿了。

    不过当看到沈秋君面上露出的惧意,庄承荣便清醒过来了,自己既然爱慕她,自然要给予她最好的,如今一切都已布置妥当,何苦再拉了她去,于是这才有了认义子一事,这样一来,自己死后也不至于无人念叨,又能不便宜贤王,而沈秋君也能活得风光。

    但是他没有想到沈昭宁竟然已经死了,沈家遭到打击,沈秋君的路子不好走啊。

    庄承荣怒道:“那夜沈昭宁明明好好的,况且我又派了人保护他,怎么会出意外?”

    那侍卫忙道:“这也怨不得兄弟们一时大意,他们实在没想到贤王会突然对自己的舅子下死手,他们实在是救助不及,又不敢在贤王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庄承荣不由在心中冷笑,原以为自己是最狠心的,没想到和贤王相比,自己还是远不如他,看来贤王是早就忌惮于沈秋君的命格,这次便借机铲除与沈秋君最为亲厚的兄长,让她失去一大助力。

    庄承荣便又问道:“虽然沈昭宁不中用了,但是沈昭英可还是手握重兵的一方大员,边境安稳还得需要他呢,贤王怎么敢这样做?而且就算沈侯抱怨女儿,可皇后之事到底关乎着沈家一族的命运,这个时候自然是放下心中私怨团结一致对外了,他还不至于老糊涂成连这个都想不到吧。”

    侍卫不由踌躇了一下,没敢立即就答。

    庄承荣便道:“有什么话,你只管说。”

    侍卫这才鼓了勇气,说道:“因沈昭宁死得不明不白,沈侯此时已被贤王限制,这是其二,其二则是因为贤王说沈王妃名节有失,这是满京城权贵们都心照不宣的事情,若是她只做贤王妃,他丢了脸也就罢了,可若是为一国之母,却万万不成,沈侯此时被贤王拿了一双儿女的把柄,便底气不足。至于沈昭英,他好像也默认了妹妹之事,况且贤王又极力拉拢他,说是原贤王妃生前做下的主,两家要成儿女亲家,桂哥儿如今是板上订钉的太子,想来沈昭英是想以此为契机,为沈家谋出路吧。”

    谋个屁!庄承荣暗在心里骂道,这个沈昭英打仗倒是一个好手,只论到谋略远见上,就是个脑中塞满了稻草的蠢驴!等到贤王做稳了江山,就是腾出手来收拾沈家的时候,他沈昭英别想讨到丁点的好处。

    侍卫小心陪笑道:“说沈王妃名节有失,必是贤王往自己身上泼的脏水,依小的看,沈王妃倒是行事端正规矩之人,怎么会……”

    庄承荣咬牙,还不是当年那破庙里发生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那是自己一生中最为温馨又最为心痛的往事,可他没想到这竟成了沈秋君一生的污点。

    庄承荣心中倒吸一口气:既然贤王耿耿于怀那件事,为何当年还要上门殷切求娶沈秋君?谁也没把刀子架上他脖子上,如今就成了委屈了?

    看来贤王自求娶之时就在谋算着沈秋君和沈家。

    想到沈秋君毫不知自己落入他人的陷阱,还一心一意地待贤王。庄承荣不由暗骂她就是个傻子。如今没有了沈家。没有了自己,她该如何走她接下来的人生之路呢。

    从贤王求娶沈秋君为继妃,庄承荣不由想到沈丽君生产前后的事情,那一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先是他无意中听到沈丽君和沈惜君背后说沈秋君的坏话,那时他虽年少,但因为他对沈秋君的关注以及他的聪慧,却也感觉出沈秋君对贤王有点不同,这让他心里很难受。越发地迁怒于沈惜君,于是才有了沈氏姐妹惊马受伤的事情。

    听说沈秋君为此昏迷了两天,这让他极为后悔,于是当知得沈秋君去庄子上的消息时,他便也赶了过去,准备好好修复一下二人的关系。

    不想那日与五皇子狭路相逢打了起来,就在他狼狈不堪之时,沈秋君从天而降替他解了围,却也气他的不长进,把他训斥了一顿。然后丢下他主仆二人,自顾自地走了。

    就在这时。李瑶琴出现了,因为看着她也是一番好意,他也想快些到庄子上,便由着她安排到马车上。

    李瑶琴明明与自己一般大,却总一幅大姐姐的模样,他也只当她在家照顾庶弟庶妹惯了的,哪里想到她竟然轻佻地盯着自己的脸,言语中颇多不和事宜的话,让他觉得这哪里是什么伯府的千金小姐,竟与齐妃母子不怀好意地强安插到自己身边的丫头们一个样子了。

    等到了庄子上,面对贤王等众人,李瑶琴说了什么“你之所以是你,是因为你的出身,而我之所以是我,却是因为我自已”的话来,又道:“佛曰众生平等,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看到贤王一脸的赞叹之意,再看五皇子等人的尴尬面容,虽然知道李瑶琴是在为自己解围,不过他心里仍然忍不住冷笑:大家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他们固然是因为自己的皇子身份傲视一切,可她李瑶琴不也同样是因为伯府小姐的身份才能站在他们一干人等的面前,如果她是个平民丫头,贤王又岂会理会她,说什么众生平等,她不也一样呼奴使婢的,也未见得比他们随和到哪里去。

    庄承荣想到这里不由冷笑,贤王的眼神也太不好使了,就这么被个轻佻女子给迷昏了头。如今想想,那李瑶琴实在不是个合格的大家小姐,真正的名门闺秀决计想不出陷害自己的那般歹毒龌龊的主意。

    庄承荣心下一叹,当日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沈丽君生产时和三皇子一同去了南边,不然有他在,必不会让贤王夫妻算计了沈秋君去。

    可是他不能未卜先知,就在贤王夫妻算计沈秋君时,他正在深山老林中杀人杀的快活。

    那时贤王已经没有耐心和他演兄弟情深了,而是想直接掠了他去,逼问出宝藏之事然后杀了他。

    幸好当日于叔派了死士来接应他,才让他险险避过一劫,当他在林子里为自己诱杀一个又一个的刺客得意时,沈秋君却在京城接受了贤王的亲事,在他拖着一条断腿走出老林时,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不说贤王是与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只说他始终怀念那段破庙中的时光,他心中总有个想法,那就是如果他能与沈秋君日日如那般相依为命该多好啊。

    可怜那时年少的他,哪里懂得那种少年情愫,如果换成今时今日,他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让沈秋君明白,他会爱她一生,一辈子不纳妾不看别的女人一眼,只宠爱她一生,以此来改变她的主意,而不是如当年那般只是傻傻地表示:沈丽君是自己心中永远的嫂子,他不接受沈秋君为自己的嫂子。

    不过沈秋君终久是嫁给了贤王,他心中痛苦无以排解,只有借着哭沈丽君宣泄心中苦楚,再后来因为陈王父子的一番动作,他被父亲派去攻打东陈,最终陈王一家都死在自己手中,可是他没有旧仇得报的开怀,不是因为父亲申斥他水淹东陈致东边数万百姓流离失所,而是因为他再一次面对母亲时,才发现自己仍被爹憎娘怨,是个不被欢迎的人。

    所以他愈发地怀念破庙中的时光,于是更加频频出入贤王府,哪怕只是远远地看到沈秋君一面,他也觉得心中温暖了许多。

    由于贤王出于某种目的,外面朝堂上的事情宁可让李瑶琴参与,也不交于沈秋君,竟让他与沈秋君之间形成一种莫名的平衡:沈秋君不因他与贤王之间视同水火而陷害他,而且还给予他为姐为嫂的关怀,虽然他明白这里面未尝没有沈秋君为贤王打算的意思,可是他实在贪恋那种温暖,欲罢不能,同时为了掩人耳目,他不得拿李瑶琴作了靶子。

    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他万万没想到李瑶琴会想出那样歹毒的主意,便是现在他都不能理解,一个高高在上的伯府小姐是怎么想到蛮童这种让人不齿的法子,给他和齐小侯爷下了套,幸好他向来警觉才没有中了计,不过那齐小侯爷实在让人厌烦的很,他可没时间招呼他,自然是让他一了百了,却也因此得罪了大长公主,最终逼得他不得不投靠了太子,并对太子言明为了报复贤王将来事成后,必要得到贤王妃沈秋君为妻。

    庄承荣想到这里,不由暗叹,沈秋君没了沈家的支持,又因其命格被贤王所忌惮,这让他如何放心地离开人世。

    庄承荣神情一振,对侍卫命令道:“你让于叔去回复北蛮和东临国,只要他们依之前的约定助我夺下皇位,我愿意拿他们提出的城池相赠。”

    侍卫迟疑了一下,他们虽然跟着庄承荣无恶不作,可这到底关乎着疆土原则,这*的骂名和别个可是不一样啊。

    庄承荣便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既然能送出去,也必能收回来,不过是权宜之计。告诉于叔务必要留着沈昭英的性命,我还得指望他和李意书斗呢。另外宫中的一切也该布置起来了……若是我不能活到那个时候,你们就都听从沈王妃的命令,也算是你们偿还了欠了我的恩情。”。。)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四三章 小六番外二,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