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虚清道长竟点头,直言不讳道:“确实如此。【小说阅读文学网】想当年我初次下山,心中便存了扬名立万的想头,一心要把道教发扬光大,使其成为国教。可惜那时世人更信奉佛教,于是我便寻到有天子之气的庄氏父子,因为那里沈家亦有些气候,故才有了庄沈两家互换龙脉之事。”

    庄承荣倒没想到虚清道长如此坦白,不由愣了一下,到于庄沈两家互换龙脉之事,他倒是通过各种途径影影绰绰地知道一些。

    虚清道长继续说道:“也是我当时被名利迷了心窍,思虑不周,直到了凡出现提醒我,沈家必不容于庄氏,到时只怕沈家的遭遇会成了我的孽债,我这才细细推算,恍然发现沈家将来竟会出现一位天命皇后,如果照此下去,一位对庄氏心怀怨恨的皇后,必将给庄氏王朝带来巨大的灾难,而这些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庄承荣冷笑:“原来只是因为沈家将来会出一个天命皇后才让你住了手,我以为我最是狠毒无情的,如今看来远不如你,如果沈家不出天命皇后,你就可以拿整个沈家作为你名利场上的垫脚石了?”

    虚清道长颔首:“我和沈家无来往,又一心想建立道家的不世伟业,当时却也管不得,不过经此一事,倒让我看到一心追求名利的害处,实在不利道家*,这才翻然醒悟,决定远离红尘。”

    庄承荣点头道:“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虽然你不曾任国师,也不曾让道教成为国教。却让世人记住了你的诸多神通。却是为自己为道家扬了名声。就算依你所说。你既然看淡名利一心修道,为何还要派你的弟子下山乱搅?”

    虚清道长叹道:“我当年撒下的弥天大谎在你庄氏皇族心中终是一个陷患,我不想因我之故再让世间造冤孽,幸好我这徒弟倒是有些本事,只是有些争强好胜且性子拐孤,要想继承我的衣钵还是欠些火候,故想着派他下山经些世事,借此磨练于他。却没想到他竟敢违了我的命令,处处与沈家做对,使得我不得不亲自下山走这一趟。”

    庄承荣便道:“我不太明白,你为何对我如此坦白,这从头到尾的一切,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虚清道长长叹一口气:“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这事在我心中一埋数十年,也实在是负担,却又不能轻易对他人言说,以免坏了我门派的形象。今日尽数吐了出来,这心中才稍轻快了些。”

    庄承荣见虚清道长所说不似作伪。便说道:“我能得此殊荣,实在是荣幸直至,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守口如瓶的人,你就不怕我拿了来作把柄?”

    虚清道长却呵呵笑起来:“不会的,你不会这样做的,因为你没有这个机会。”

    庄承荣大笑道:“你对自己的神通倒是蛮自信的,你真以为就凭你一个就能*了我及几个身手高超的死士?”

    虚清道长垂下眼眸:“我不会与你动手的,而是你不得不这样选择。”

    庄承荣不信,鄙夷道:“就凭你还左右不了我。”

    “我是左右不了你的想法,但是她能。”虚清道长指着沈秋君说道。

    庄承荣大惊:“你的药丸不妥当?”

    “你尽管放心,这药是没有问题的,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敢招惹你这个魔王。”虚清道长忙道。

    虚清道长轻甩一下拂尘,看着庄承荣说道:“你可有想过,一旦沈秋君醒来,你所要面对的一切?”

    庄承荣便冷笑道:“你有话只管说,不要想着挑拨,只要她活着,什么事情我都不怕。”

    虚清道长点头道:“但愿如此。你可想过她现在的处境?丈夫强行给她灌了药把她唯的一骨肉除了去,她悉心照看的儿女也都舍了她去,她身边的忠仆亦个个离世,沈昭宁因她而死去,还有个说不清楚的沈丽君,故她的父母就算为了大局帮着她,但心中必是怨恨于她的,至于早就把她抛到一边的沈昭英,估计等他的利用价值一完,也离死不远了,那她便真成了孤家寡人,你认为她会活得快乐吗?而这一切的源头,虽有当年的预言因素在里面,但你当年对她的欺骗利用也是功不可没的,你认为她会原谅你?还有经历过那么的欺骗与利用,她还会是原来的她吗?”

    庄承荣心头被重重击了一拳,他从来没想过这些。

    他认为只要有他在,沈秋君就可以顺利登上太后的宝座,到时她便是天下最尊贵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对她不敬,等到沈秋君知道他的良苦用心,再加上他的做小伏低,将来必能赢得她的心,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太乐观了。

    庄承荣有力无气地说道:“只要她活着,一切都好说。”

    虚清道长摇头,自身上取出一个青铜方镜来,说道:“我这时有件宝物,可以让你看到今后的事情。”

    只见虚清道长口内含了咒语在方镜上以拂尘轻拂几下,只见方镜亮光一闪,镜中如变戏一样出现了景象,庄承荣不由被吸引着走上前去观看。

    从那镜中,庄承荣看到除了虚清道长强带空渺离去,自己恼火之余下令除尽天下道人,后面的一切都如他所计划的一样。

    他和死士们闯到太上皇宫殿之中,强逼着他抹去自己的罪名,又扶桂哥儿为新皇,尊沈秋君为太后,而他自己则为辅政王,同时北蛮和东临等诸边界国因得了自己的承诺一同攻打大齐,大齐内忧外患之际,只得先攘外,等到外患已除,自己已经在朝中站稳了脚跟,同时利用沈昭英与李意书之间的矛盾,将他们一一解决。而同时沈秋君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沈秋君作为高高在上的太后。自然不乏上前讨好她的人。所以对于前事,不久之后她心中便明明白白,亲人的疏离背叛,使得她只能更加依恋手中的权势,她把兰姐儿踩在脚下,牢牢控制住桂哥儿。

    桂哥儿大婚后,沈秋君不想归还朝政大权,自己自然做了帮凶。把有异议的大臣尽数铲除了,倒是桂哥儿夹在其中苦不堪言,最后在皇后沈珍生下儿子后便出了家,为了免除后患,依着他是要杀了桂哥儿,不过沈秋君终还是有些留恋她们之间的那点母子情分,放桂哥儿出了家,在他和沈秋君的布置下,桂哥儿明面上自然是因病去世的。

    可笑那沈珍也是个极有权力欲的人,为了她母子的皇权。竟以为可以凭借长得象沈秋君而欲勾引自己,以拉拢自己对付沈秋君。后果当然是被自己整得很惨。

    本来他以为他便是得不到沈秋君,至少可以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虽然她已经变得不是从前的玉姐姐了。却不想沈秋君因心中一直觉得亏欠沈昭宁,竟然存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欲悄悄拿沈昭宁的孙子替换桂哥儿的儿子做大齐的皇帝。

    他虽然身为庄氏子孙觉得这样不好,不过如果沈秋君执意如此做,那么他也无话可说,可是沈秋君一来怕他阻挡,二来也是对自己的怨恨积得太深了,竟然赐给了他一杯鸩酒。

    庄承荣看着镜中的自己明知是毒酒却仍痛快饮了下去,不由心中暗叹,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必不会喝的,因为沈秋君那里怕也是如自己一般,心中是孤寂不已的,他怎能忍心让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在世上。

    不过想来那时的自己也是累了倦了,再加上自己本就欠了她的,性命也便由着她去了。

    不过虽如此想,看到沈秋君一个人孤军奋战,庄承荣的心止不住的痛,而最后看到沈秋君不顾世人的眼光要与自己做对面夫妻时,庄承荣忽然觉得自己的一生也算是值得了。

    这时镜中的光线也变得暗了,慢慢又恢复成古铜色,庄承荣知道就算是不能确认镜中显现的是否真是未来之事,至少其所现的事也十之**会出现的,于是他说道:“看在你提醒我的份上,我便不杀了你徒弟,只是他实在可恨,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可以不取他性命,却不能就此放他天地任逍遥,只能先把他关押起来以示惩戒,你若是不放心,一年可以来看他一次。”

    虚清道长却笑道:“我知道你现在心中暗自盘算着如何避免镜中所发生的一切,可是这一切的主动权并不在你的手上,而是在沈秋君的手上。她是天命皇后,她选择了谁做皇帝谁便是皇帝,今生她选择了庄承义,所以你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你永远也得不到她,也左右不了她。可是你明知自己会死在她的手中,却仍不肯放手,那么为什么不想法子让她一开始就选择你呢?”

    庄承荣不解地看着虚清道长,虚清道长说道:“我可以略施法术,让事情回到从前,让一切从头开始。”

    庄承荣冷笑:“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神通,回到从前又如何,大家再从头走一遭有什么意思?”

    虚清道长笑道:“不是重新走一次,而只是沈秋君一人从头走一遭,其他的人都不会有这段记忆的,只看她如何选择了,到那时如果结果还是如此,那便是天意了,再也怨不得谁了。”

    庄承荣便道:“我也必须记得这些事情,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沈秋君她仍是选择庄承义,我这一番行为倒成了笑话,我还是亲自看着些好。”

    虚清道长摇头:“不行。这样天下便乱了套,只能是身为天命皇后的沈秋君才能有些记忆,其他人是不行的。”

    庄承荣定定看着虚清道长,冷笑:“我明白了,必是你师徒无端生事,把本来的一切都给搅乱了,本是庄氏的王朝终在沈秋君的作用下,被暗地里改做了沈家的天下,所以你不得不下山寻机改了过来。”

    虚清道长叹道:“你果然聪明,这样的你,我又怎么放心让你带了记忆重回过去?当然你可以不必理会我,我自会受到上天对我的惩罚,而你则凭借对后事的先知对一些事作些小的改变,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前世确实发生过的事情,你左右不了沈秋君,最终她虽高高在上,却掩盖不了她孤寂一生的苦楚,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你真愿意让沈秋君过那种日子吗?重新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这是我与一位得道高僧共同作法下的唯一一次可以改变的机会,也是你今生唯一一次左右沈秋君命运的机会,你可要想清楚了,等到沈秋君醒来,一切便都会按着镜中所现向前推进。”

    庄承荣闻言不由真思忖起来,半响,咬牙道:“你赢了。不愧是得道的高人,可以把人心捉摸的那样透彻,我同意你的提议,我该如何配合你?”

    虚清道长暗地里松了口气,说道:“那就请你先稍等一下,我要开始准备做法的事情了。”

    庄承荣依依不舍地看着沈秋君,说道:“我想和她说几句话。”

    虚清道长忙点头退了出去,一时空渺也被放了出来,帮着*一同准备法事,空渺暗下里求道:“徒儿知道自己做事荒唐,违了师命,到时必不能再有这事的记忆,只是只有一个沈秋君有记忆却未免不公,徒儿看那李皇后倒是个有福气的,还请*也能让她保留记忆,不然那沈秋君没个压制她的主,还不定怎样嚣张呢。”

    虚清道长看着徒儿,叹道:“也罢,这次就依你,只希望重来一次,你再别让为师下山来救你了,须知这宝镜只能显现前世,后世的事情为师也不过能推断出一二来,你好自为之吧。”

    不提外面虚清道长师徒的嘀咕,此时庄承荣贪婪地看着昏睡中的沈秋君,轻声说道:“玉姐姐,重来一次,你一定要选择我,我不会贪图什么帝位的,我只希望把天下都捧到你的跟前,让你一生幸福。”。。)

    ps:撒花,撒花,本书终于完结了!

章节目录

毒妇从良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帘卷朱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四六章 前世后续三,毒妇从良记,笔趣阁并收藏毒妇从良记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